板烧鸡腿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板烧鸡腿糊
Powered by LOFTER

【王杰希/喻文州】明目张胆的暗自喜欢

  • My萨&K总生日快乐!百年好合不分手的糖块XDD

  • 智商下线,OOC上天

First Impression

“嚣张,”喻文州霸占着沙发的一头,斜着身子望向霸占沙发另一边的王杰希。“这个大小眼居高临下地在说什么呢?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是吗?看来第一印象不好啊。”

“对,”喻文州坦荡承认,而后在沙发上盘起了双腿。“我说完了,轮到你了。”

王杰希思索着将脑海里一段久远的记忆拖出来——两个穿着蓝白T恤的小子一左一右地从前排转过身,瞪大眼睛有点惊讶地看着他。而自己则忽略了他们的眼神,只是专注于他俩膝上摊开的一本笔记本上看似十分凌乱的箭头。

“只是单纯的好奇吧…”他犹豫着回答,不确定对方会不会就此感到满意。“因为你当时说的那些,在我看来根本是匪夷所思异想天开,连我都无法保证能抓住那样的时机,而你倒是信誓旦旦。”

“那看来也不是什么好印象。”喻文州无奈摇头,“一段有他人见证的黑历史,和姑娘们猜的一见钟情差了十万八千里。”

“好的还是有的,”王杰希打断道,“在你伸手的那刹那。”

 

Second Thoughts

当看到王杰希整装待发出现在他家楼下靠着车门等他的时候,喻文州惊得一下子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他在赛后堵住微草队长表了白然后不等对方反击便脚底抹油跑了,留王杰希在原地懵。平时四平八稳的微草队长在被蓝雨队长的大招毫无防备地砸中后恍惚了整晚,害得队员们以为自家队长失恋了。王杰希反反复复纠结了一个礼拜,心里打的结也随之膨胀成了一个巨大的毛线球。

一周后,王杰希想明白了,坦荡荡说了ok,然后把那个要撑到他爆炸的毛线球一脚踢回了喻文州,于是轮到喻文州信息过载消化不良了。

等他们拖拖拉拉终于订下第一次约会时,已到了夏休。

喻文州见到王杰希第一句话不是“你来了?”而是“车哪来的?”

“问朋友借的,”王杰希替他打开副驾,“你想去哪儿?”

喻文州看着服务周到的首次约会对象,好不容易才强行摁下了捂脸的冲动。

那天回家路上喻文州还是忍不住问对方这一身打扮,王杰希扶着方向盘,朝他瞥了一眼。

“因为先天不足,要靠后天弥补。之前对你的理解只到难缠的对手或者一般朋友的程度,既然关系变了,我即使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至少也得有些诚意。”

他仿佛在开玩笑,又好像是认真的,这关系改变的说法突如其来地砸了喻文州满脸。

能说会道的蓝雨队长好半晌才挤出一句:“我不太在意外表,你穿老头衫也没关系,真的。”

两人谁都没想到一语成谶。

第二年夏休的时候,王杰希穿着老头衫运动裤骑二八大杠,兜里堆着蔬菜瓜果,车把上挂着大饼油条的样子被有心路人拍下瞬间成为热门。王杰希冤,当天他的车限号,某个人又懒得顶着大太阳出门,只肯窝在他的公寓里。两个人商量一下,土著王杰希骑着清洁环保的交通工具买口粮,而喻文州则在厨房里倒腾皮蛋瘦肉粥和绿豆汤,书房里两台电脑开着跑版本更新。

王杰希刚到家冲完澡坐上餐桌没一会儿,两个人的手机便疯狂振了起来。

“你的形象没了,王队。”喻文州幸灾乐祸评价道,毫无作为罪魁祸首的自觉。

“多亏了您,喻队。”王杰希没好气地回到,冲着桌上无辜的豆浆油条翻白眼。

“不客气,这样多有人间烟火气。您看啊,好评如潮。”喻文州一本正经地继续乐。

“人身攻击一箩筐才对吧,别笑了啊喻文州。”

然而叶修刚好在养老群里刷出了一条“两副豆浆油条,王大眼,有情况啊?”,众人一瞬间发现了华点,纷纷向矛头指向王杰希。被集火的人愤愤啃着早餐,下定决心要用半杯啤酒淹死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Third Party

他们在街边小店吃夜宵,塑料桌椅,路灯昏暗,油烟味四散,周围几桌都是这家店的熟客。桌上摆着花螺,槟榔芋头,蚵仔煎等一堆南方吃食。叶修和王杰希看得新鲜,吃起来倒没什么不适应,对面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土著更是熟门熟路,还顺带拿了一些投喂了老板娘家的猫。吃到后来王杰希想起要报复,拿啤酒一点一点兑进某人的可乐里,悄无声息地把叶修灌倒了。目睹了全过程的黄少天等某人趴下之后终于畅畅快快地开始批评某些人乱吃飞醋。

“啊?”王杰希愣了一下,他认为这形容和他完全搭不上边。

“别急着反驳,队长也别。”黄少天义正言辞条理清晰地开始举证。“整个世邀赛我都饱受精神摧残,和队长打了个配合,给队长带份夜宵,赢了和队长拥抱一下的时候背后都仿佛有一道射线,只要回头我就能看到你这个大小眼好吗?毛骨悚然!惨无人道!我干什么了你倒是说说。”

他倒豆子般用丰富的词汇量将惨痛的经历公布于众。王杰希自己压根没意识到,喻文州也没感觉到,此时被好友点出来,一下陷入了窘迫。

黄少天一看两人的反应乐了,总结道:“好气哦!你对我们光风霁月竹马竹马的友.情.有什么误解。”

此时悠悠一个声音插了进来,“附议。”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复活了,迅速地和黄少天站到了一个阵营。“我也要点名批评这两位同学。文州啊,你对同为DPS的老乡有什么误解?老王啊,你对革命友谊有什么误解?当然黄少天和我也要反省一下,我们对谈恋爱的人有什么期待啊?”

 


评论(5)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