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炭烧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蜜汁炭烧糊
Powered by LOFTER

睡不着觉,误入了粤语老师喻文州的课堂(?

NPOT这一口吃得我很噎(叹气

【喻文州/王杰希】ASAP (2)

5.

直到店员来催促,众人才不情不愿地收拾起东西挪到店门口。王杰希刚跨出店外就被叶修迫不及待点上的烟呛了一鼻子,瞪了对方一眼站到了上风口,隔着整扇玻璃正好能看见喻文州在柜台前结账。

吃饱喝足后被夜风一吹便有些意兴阑珊,兴奋劲消下去之后,身边亲近的人就要离开的念头就清晰地浮上来。

喻文州走出店外,店门口这一堆朋友便齐刷刷转过来盯着他。

“怎么了,突然这么安静?连少天都不说话了?”

“吃太饱了,谢谢款待了。”黄少天回了一声。

“太客气了,那我们往车站走吧。”

他们一行人向州立图书馆移动,两个姑娘这时揪着喻文州走在最前面,魏琛扯着黄少天在最后叙旧,留叶修和王杰希在中间搭个伴,有聊没聊...

【喻文州/王杰希】ASAP (1)

  • 中秋快乐。把先前的Ambiguity和Segregation暂时隐藏了。

1.

Part One - Ambiguity

A word or expression that can be understood in two or more possible ways

王杰希走下火车,好不容易才重新接上从进隧道起便断了的4G。他终于得以点开刚才加载不出的信息,喻文州发来的“今晚有空吗?”出现在他面前。

“6:30请了大家在CBD吃饭,能来吗?”王杰希注意到对方的头像换了。他滑一滑屏幕,上一条信息停留在一个半月前,突兀地飘在屏幕上方。

他迟疑了一整截电梯的时间,才回了个能...

WB没认证这次回去后就成了Ling禁言(。)暂时懒得折腾……以后打算把闲话都发在子博客@阿拉霍洞开 ,不嫌弃或者想和我讲讲的欢迎移步XD

这条实在是太好笑了,无奈WB暂时不能发言(。)让我在这里金枝欲孽一下2333

鱼:想赢的最多, 就得先学会怎么输。
王:如果每件事都要掂量一下值得不值得去做,那么这件事情根本不用去做。
黄:心甘情愿、俯首称臣这些话,从来都不是用来形容我的。
乐:即使现在多么鲜艳,都有花残粉退的一天,可以留得住风华正茂吗?

皇上姓周合情合理,姓唐姓孙相当意难平。

我喜欢王皇后!!越辣越带劲!!越浪越酸爽!!2333333333

我不太能理解松垮过日的人。是多富有才能将有限且永不停止的时间草率挥霍,将拥有的物质条件和人际关系看作理所当然。

大眼生快XDD对我来说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XDD

浦北路桂林西街……我在这条路上走了四年,和朋友拐进过超市、文具店、盗版光碟店,等过奶茶、钵仔糕、雪糕。想必现在的孩子们与我那时没有任何不同,正准备放暑假,背着书包走出校门然后右拐,竟然飞来横祸。

同学去送花了,从她那里看到满地的烛光玩具花束泪流不止。太年轻了,这不是两个孩子鲜活的生命应该终结的地方。

RIP,心痛不已。

在生活重心偏移后渐渐和之前的一些朋友失去了联系,但无论你们在世界哪一个角落做着什么事,都希望你们一切安好。

院子里长出了金色飞贼!(?)

【叶喻】就近取喻

  • 摸鱼本补档,明明连个轮胎都没有却屡屡翻车。


1.

喻文州拖着行李箱离开国内抵达口向左右张望了一下便往约好的地方走。萧山机场对他而言并不陌生,年年客场比赛时最起码也要飞个来回,要是进了季后赛或者商业赛之类的那还要多来几次。他身旁的广告屏幕上正巧在播今年全明星的广告,沐雨橙风的影像一闪而过,荣耀的LOGO随后自火光中升起。


他很顺利地找到叶修,退役之后就人间蒸发了的某位大神正裹在黑色羽绒服里,半靠在栏杆上,懒洋洋地朝他招招手。

“久等了。”

“哪里,到了就好。我车停楼下了,走吧。”

叶修率先迈开步子,走过另一块广告牌的时候正巧又播到了那则广告,...

【王喻】敲上一颗星

  • 预警:很腻 

1.

清晨六点的时候微草Cafe里没什么人,第一炉面包正在烤箱里烘着,甜点已经整齐罗列在玻璃柜内的一张张花体字餐牌后,这是年轻老板兼甜点师王杰希一天之中最为清闲的时候。他可以靠在柜台上翻翻报纸,听听电台和音乐,给自己泡一杯茶,等着他的合伙人兼损友方士谦推开门,然后是在他店里打工的几个孩子。

然而最近王杰希总是看着墙上的挂钟等着指针转到六点三刻,等一个背着运动包的年轻人推开店门。

喻文州踏进门就看见王店长扎着墨绿围裙,原本正在柜台后面老神在在地翻报纸,见他来了迅速将报纸一卷塞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了。而在浇花的另一位店长方士谦拎着水壶和他打了个招呼,翻起柜台...

Coco

喜欢万寿菊桥,喜欢海关通道,喜欢色彩斑斓的亡灵世界,怎么说,很有人间烟火气。
仿佛就在说另一边的世界和这一边并无太大差别,离开的人在那里过得很好。

老套怎样,猜出剧情又怎样,照样戳中软肋。

作者写什么,读者看什么,其实都很随心随意随缘。我觉得哪边都上升不到有罪的地步,可能因为我是佛系写手(?)

收到大家的红心蓝手评论很开心,这点毋庸置疑!抓虫讨论的姑娘也谢谢你们!

但是没有这些我也不会难过……

毕竟说实在的,能写出来我自己就很开心了!之后的一切都是做加法XD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