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烧鸡腿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板烧鸡腿糊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琐事

  • 之前给大弥弥 @弥酱_也是弥砸 的林方本《訪愛》的G文,在这里放出

  • 整篇都是用来苏老林的

  • 修改的时候自己也很饿

 

                                        敬我一尺◊踩你一丈

                                            No.1关于称呼

林敬言只在一开始和方锐不怎么熟的时候,听到对方恭恭敬敬叫的“前辈”,“队长”。两人越熟,方锐便在独处的时候愈发没大小起来。一口一个“老林”叫得甜极了,就像团牛皮糖,看上去纯良无害特别黏糊,但又特别不好对付。每每那团糖贴在自己背上,温热的气息吐在自己颈边时,林敬言只能缴械投降,乖乖让其蹭够本。他没告诉任何人,在他退了一段时间而方锐正在事业巅峰期时,林敬言真觉得方锐平白无故把他叫老几岁。但人家确实比他小那么截,有着一张挺靓的好皮囊,只要藏好他的狐狸尾巴,看上去就是一大好的正直青年。


一次聚会上方锐打牌被叶修阴出了局,获胜的苏沐橙笑得甜美立马指定他玩大冒险。之后也不知从哪搞来的一张五期生旧照,当晚出现在方锐的微博上,立马就炸了锅。那是一张睡衣派对的照片,穿着皮卡丘睡衣,黄得亮眼,萌得心颤的周泽楷一半无奈一半腼腆地被一群男生围在当中。隔着几个人,牛奶睡衣的方锐一只手勾住吴羽策的脖子把人都压下了半截,一撮头发翘得老高也毫无自觉,而吴羽策正歪着脖子想方设法从蜘蛛侠李迅手里拯救自己的恐龙尾巴。照片里的人彼时还未褪去青涩,彻底打破了五期作为各队支柱的形象。不一会儿转发就破了万,职业选手们一干嘲讽吐槽画面太美,女粉丝们则纷纷嚎着醉了醉了。在看到了几条特别醒目特别没节操,诸如“五期真是帅得合不拢腿”和“方锐大大舔舔舔”的评论中,林敬言坐在电脑前,感受到了隔着屏幕扑面而来的危机感。


方锐并不知道这一出,不然他定会用上他真诚的双眼,从头到尾扫视一番林敬言,肯定还忒得以地说“嘿哟,老林,你有这么喜欢我啊”。他对林敬言的称呼改了几番,从一开始在蓝雨训练营的“前辈”,到刚进呼啸时规规矩矩的“队长”,然后停在了“老林”上,再也没改过。


家人,对手,队友,朋友,方锐一向把人际关系分得泾渭分明。林敬言则是个特例,还是四合一超高性能的。每一次称呼的变换就像是突破了一层心中的壁垒。林敬言一步步跨进了他周围无形的圆,头上悬浮着“老林”的字样进入他周身无形的圆。就算方锐有时放几个大招也没用,同队玩家伤害豁免,何况这情缘一结便舍不得解了。


有一天他歪在沙发里枕在林敬言腿上看电视,广告被调了静音。他余光扫着屏幕,灵光一现他掐着嗓子学着电视里的姑娘。

“呵呵,你是我的什么?”

林敬言看方锐双眼贼亮,满脸期待,无奈地清清嗓子,对着广告的节奏,

“我是你的老林啊!”

方锐听着他的棒读觉得非常没诚意,他抓着林敬言的手臂坐起,搂住对方的脖子,咬着他耳朵故意奶声奶气地说:

“风太大,我听不清。”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林敬言伸手捏住方锐的脸,看他的嘴嘟成O型,还闭着眼一副就范的模样,乖巧地不得了。林敬言顺着他意凑上去,啾了一声,又好像意犹未尽,又贴了上去。这可好,活生生一对接吻鱼。

林敬言的手不安分地滑向方锐的腰间,他在心里补完了那个广告:

 “这样..我就能把你吃干抹尽”[1]


林敬言曾经认为以他们的关系,直呼方锐似乎有些怪异,但他却无法琢磨出一个更合适他的名字。无论是小方,老方,锐锐,锐儿,咳,想想都一地鸡皮疙瘩。林敬言面对如此抉择,狂撸头发[2],兜兜转转到最后仍是叫方锐。

 

时间久了,你叫着,我听着,便都习惯了。一声声里夹带着岁月,积厚了情。

 

 

 

 

 

                                       民以食为天 ◊ 万事食为先

                                             No.2关于投喂

这事一定要加个TAG! #林敬言专注投喂方锐三十年#

林敬言和方锐都是瘦长条,但方锐的胃似乎是个无底洞,林敬言兢兢业业填海般填了好几年,也不见胖。


刚上手盗贼那会,方锐几乎每晚加练,拖着几个队员陪他车轮战。轮到林敬言时,两人总能练到两三点,时间一长还养成了晚上出去遛弯捎点夜宵的习惯。


一开始,林敬言觉得总是通宵加练不易于青少年健康成长,便想亡羊补牢用食物的正能量好歹消除些debuff。呼啸周边也算热闹,步行十分钟就能拐到一条小吃街上。十点钟,烧烤,大牌档正值人声鼎沸之时。他们的配合越发娴熟,于是遛弯买夜宵的次数也直线上涨。久而久之周围店铺的老板们都熟悉了一个年轻人低头看菜单点报菜名,另一边长相斯文的人一一应了掏钱埋单的组合。


后来方锐加入队伍客场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有时他会拽着林敬言溜出酒店,穿过陌生的大街小巷,去寻找当地美食。如果到了G市,则是熟门熟路拐到哪条街边的不知名小店,拍着林敬言说是重温训练营时期的回忆,味道有保证,而尝下来,也实在不错。


再后来,两人先后离开了呼啸,这种机会便直线下降。 那年春节,林敬言回到N市过个短年,同样的方锐回家转了一圈,年初四又飞回了H市。大年夜职业群里热闹非凡,一群人大爆手速谈着美食,方锐跟着刷屏,这个他相当有资格。林敬言听外面鞭炮声开始响起来,看方锐吐槽兴欣年前的那顿饭吃得一点也没有队友爱,抢起伙食来如豺狼虎豹。几秒后叶修便冒出水面嘲他战斗力还不如饭桌上摆着的鹅,后面跟着一长串捶桌的表情。林敬言想刚才从自家饭桌上收走的一大只鹅,也笑了出来。


方锐一时兴起说过就忘了,万万没想到年初六他收到了个顺丰快递——加急,一整个纸板箱,来自N市,发件人林敬言。兴欣留守的几人围着方锐看他好奇拆开之后,一整箱的酱鸭板鸭盐水鸭水晶鸭琵琶鸭让众人目瞪口呆。陈果眼尖抽出一张纸条,苏沐橙凑上去围观,两人都笑得抽了过去,抱团在那抖。叶修见景,叼着烟顺手抽走,看完后别有深意地把纸举在方锐面前,表情愉悦令人瘆的慌。方锐这才看清上面熟悉的字迹——“鹅我这没有,鸭还挺多的,好歹给你补些蓝补些奶,超越战五渣的鹅,你行的”。白纸黑字,苍劲有力,但此时方锐只想一口咬死林敬言。然后那些鸭他们一直吃到了年十五,再然后又一年春节大部分职业选手都知道了林敬言大过年地还惦记着投喂方锐一箱鸭,难怪他战斗力不如一直鹅,敢情是一直不用抢惯的。


那时候林敬言已经退役了,方锐想起那些各种花式的鸭突然感慨万千。方锐又想起林敬言刚转去霸图,自己还在呼啸时,晚上一个人出去吃面。周遭充斥着食物的香气,碗里的热气蒸腾而上,小吃街上灯火灿烂人头攒动。但他对面空无一人,而前些时候那里还有一双筷,一只碗。那人总会先放下筷,修长的手搁在桌沿,等他吃完。热气熏得眼睛胀,方锐眨了眨眼,忽然觉得再好的美食,没了一起享受的人,也索然无味。


再过几年,他们走到了一起。方锐第一次尝到了林敬言的手艺时又惊呆了。上汤娃娃菜,豆豉鱼,清蒸牛百叶,文昌鸡。方锐坐在桌前看林敬言放他面前的排骨汤里放了藕块,玉米,枸杞和胡萝卜。林敬言看方锐发呆,挑了块鸡腿肉给夹碗里。“快吃,你喜欢的鸡腿,噢不对,鸡肶。”

方锐盯着碗里的肉还是难以置信“老林这都你做的?”

林敬言指指厨房好笑地说“你不是看着我忙了一下午吗?快吃,都凉了。”

方锐恍惚地夹起菜一一尝了。不咸,不辣,清淡为主。想几年前对方还和自己吃食堂煮泡面逛夜宵从不开伙,想对方怎么就能突然重洗了技能点。

“还行吗?”见他光吃不说话,林敬言有点尴尬地问,他自己夹了一点鱼肉试了“我没放多少盐。”

“嗯!”方锐抬起头鼓着嘴点头如捣蒜,眼睛都亮了。

过一会儿,林敬言去盛了一碗红豆汤放他面前。

方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觉得应该还能再战一碗。

豆沙细而不腻,薏米糯而不粘,海带飘在上面。就是刚出锅还太烫,方锐伸出舌头用手扇风,却又对上了暖色灯光下,林敬言在桌子对面笑着的脸。眉眼弯弯,嘴角微扬,君子如玉。


他躲开那人的视线,扫到桌上的菜和对面搁在桌上的手依旧修长好看,他很难想象那双手洗菜,握刀,端炒锅的样子,但就是这个土生土长的N市人做了一桌子的G市菜,现在满脸笑意地看着他狼吞虎咽。方锐想到自己至今仍然番茄炒蛋加泡面的厨艺,觉得这辈子估计栽了。

如果被收买了胃,心还会远吗。

 “老林。”

“嗯?”

“谢你专注投喂我三十年”

“你也知道,等下你洗碗”

 “行,那明天你做不做早餐?”

“你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老林,老林”

“方锐大大有何贵干?”

“…我好钟意你啊”

方锐确信自己的声音有点抖,六个字给他说得磕磕绊绊。

但他确信林敬言听到了而且听懂了。

因为他听到对面的人说

“我也是。”

方锐都不敢抬头去看对面了,他嫌弃自己这么多年来还是没习惯这会心一击。林敬言的直球打得又狠又准,不愧是当年的第一流氓。

他不着边际地想,心砰砰直跳,一如当初。

 


-FIN-

  

 


[1]优乐美广告,大概是猥琐版

[2]出自1121章,《艰难的林敬言》

 


评论(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