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炭烧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蜜汁炭烧糊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锋芒毕露 (15)

“你坐下来,我们讲清楚。”

又是酒店房间,喻文州叹气。自从B市那晚被戳破之后,叶修仍然将他放在后辈、队友和朋友的位置上,对他如旁人别无二致,调侃关照都不少,一切照旧,仿佛发生的事都只是他一个人的幻觉。反倒是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他自己感到尴尬无比。

他知道接下来的话一出口就覆水难收,可是该坦白还是要坦白,粉饰太平为对叶修并不公平。

喻文州垂下眼,看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双手。这些年并不是没有过其他交往对象,但在那些情感中,他总是处在主导地位,并不是他自恋,但是关系双方就是那样自然而然地摆到了相应的位置。然而在面对叶修时,这些法则全部作废,因此棘手无比。

叶修此刻也紧张起来,他觉得喻文州此时像是缩到了椅子里,低着头像等待班主任批评早恋的学生,他暗自回想刚才的口气是不是太严肃。他清清嗓子坐正一点,摊开手示意自己在听。

喻文州挺感谢他这个小动作的,毕竟再尴尬僵持下去两个人都要窒息了。

“你知道我那个…前男友,估计也猜到我们分手和你有点关系,先让我澄清这个。第五赛季时我曾像发了疯似得要赢过嘉世,其他人也知道我从出道前就在研究你,这当中不乏有急切想要证明自己的成份。那个时候我和他不是异地,但每周末他有空的时候我都在打比赛,而我们独处的情况下,我也会不自觉地将话题引到联赛上。”喻文州苦笑了一下, “一次两次也算了,长此以往难免造成一些误会。当时的我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看来自己是一个挺自私的人…后来就是你上次看到的那样了。”

 喻文州说完这段,端起旁边的茶杯试图掩饰自己的表情,也给叶修一些思考的空间。这段叙述中没有一句假话,却也省略了许多细节,这部分他不会和任何人分享。

叶修自然清楚喻文州有所保留,但他决定不计较这些,也不把对话弄到无法继续下去的局面。这挺棘手的,他一向对堵到他人哑口无言这个技能有信心,此刻却要小心翼翼斟酌一番。

“所以每年粉丝票选出来的男神其实一直不是单身?”叶修敲敲椅子把手,“什么时候的事?”

“七赛季全明星算是最后的句号吧,对我而言。在这里只好向那些粉丝道歉了。”

“那好,这件事清楚了,说实话我也隐约猜到一点,说过要你不要介意也是真的。”

“那谢谢你。”

“不用客气。”

叶修一手撑着下巴,琢磨着接下来的话是不是也要在今天“讲清楚”。而恰巧喻文州又在对面露出了那个挑眉的不自觉的小动作,仿佛在暗示他继续说下去。

于是叶修也就开口问了下去。

“喻文州,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你在我面前实在是很反常?”

对话再次陷入了尴尬境地,他俩仿佛在这种场合都要较劲一番,轮流戳穿窗户纸,偏要让对方绞尽脑汁思考怎么回答一句简短的问话。

这次连茶杯都不管用了,喻文州将手里的马克杯稳稳放上台面,轻轻点头。

“当然了。”他的回答轻如一声叹息。“停在同事这条线上,曾是我所希望的。但是现在要是退回去的话,说实话,我挺难受的。”

“你还真会得寸进尺,不怕我比赛结束之后就躲你一辈子?”

“说怕你会信?你不是那样的人。所以这对我来说又等同于一种不切实际、虚无飘渺的希望和期待,你可以体会吗?估计不能。”

灯光下喻文州静静坐在椅子里,大概是为了避免视线在这番谈话中对上,那人扭开脸对已经跳到屏保的电脑露出了极浓厚的兴趣,在叶修看来就完全是虚张声势。

我有做过什么让人误会的事吗?叶修自省,然后想起苏沐橙曾经对他说过他有时无心的一些举动很容易产生误会,也就是周围的人神经都比较粗,可能在当时起点鸡皮疙瘩,过十秒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可惜眼前这个人离神经粗大概隔了十万八千里,这就很危险了。眼下的局面能怪他吗?不能,那也不能责怪喻文州。所以谁也没错但谁都手足无措,这令叶修感到烦躁,并且暗暗埋怨起喻文州在自己面前的坦诚。

这下他真的词穷了。是的,叶修承认这些柔软隐秘的情绪他已经很久没去思考过了,更别说来自一个同性。很早以前他就被迫经历了不属于他年龄的一些事,以至于往后的几年都用着一种冷静的心态,近乎是用局外人的眼光推开一步看着自己周围所发生的事。刚刚过去的一赛季应该将他往正常人的一边拉进了一点,他想,但这不足以他理解喻文州口中的期待,他也没法回应这种期待。

这种情况下能说什么?他来回思考,也只能想到那些飘进耳朵里的夸张的电视剧台词。

然而在他开口之前,喻文州抬起手率先截住了他的话头。

“太让你为难了吧,没关系。这样拖泥带水很成问题的叶神,对我就算了,不想说就不用说了,我能明白。”

“打住,喻文州,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一切拒绝的话都是以对不起开头的,我没说错吧,所以我不太想听。”喻文州这时候反而善谈了,毕竟今晚过后,再过两周,一切在降落到首都机场之后又能回到原点,然后逢年过节时,他们又能以一种不尴尬的关系互相聊几句,然而在各自的人生轨迹上继续下去。“反正在你这里已经吃了很多憋,不在乎多加一个了。我出去走走,明天见。”

叶修感到一只手在他肩上拍了拍,像是叫他安心。他看着喻文州收拾掉桌上的茶杯,带走了资料和那副茶色镜片。背后传来咔嗒一声,那人轻轻带上了门。

这算什么。叶修推了把头发。想发好人卡的自己反被发卡对象发卡?房间主人把客人留下自己出去走走冷静冷静?

到这里他彻底不明白喻文州那个卖相还不错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了。

-TBC-

差点就要在背上刻言而无信四个血红大字了(。)

缓慢复健中。

评论(39)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