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炭烧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蜜汁炭烧糊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Bonfire Heart

  • 先下铲子,超短打

  • You light the spark in my bonfire heart.

1.

叶修是在G市的一个音乐节上见到喻文州的。

说见都不合适,准确来说他靠在阴影里,听了人家两首歌。

蓝雨当时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乐队,借地势得以上台给压轴嘉宾也就是嘉世热场。

叶修之前听老魏在他耳边念叨过无数遍这个小乐队耳朵都快长茧,却一直没有机会南下一见。而两个月前他的这位老烟友突然消身匿迹,此时蓝雨这个名字突然跃到他面前,叶修免不了多关心一下。

黄少天确实对得起那老鬼的夸奖。

年纪虽轻但在舞台上的感染力和蓬勃张扬的生命力已实为惊人,技巧仍有提高空间,但声音与咬字极具辨识度。

叶修倚在通道一侧观察着舞台上正随音乐'jump jump'的黄少天,在片刻后将视线投向右侧。

他这个角度不好,被鼓、灯光、音响等等挡住了大部分视线,视线终点的键盘手正抽出手将被汗水浸湿的额发别到耳后,对他的目光毫不知情。

喻文州…...叶修眯起眼睛,只能模糊捕捉到一个侧脸。圈子太小,魏琛突然人间蒸发的各种流言多多少少传到叶修这里。哪怕只有10%是真料,叶修也很难想象是怎样的人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他搜过喻文州写的作品,这时还很难找,只能靠朋友辗转到他手里。

吴雪峰不知不觉站在他身后,和他一起躲在阴暗角落听现场。黄少天扶着立麦用粤语说了几句,台下便响起一阵笑声,随之的山呼海啸也足够热烈,算是给足了这支本土新乐队的面子。年轻的主场在台上奔跑着,扬着手臂介绍着乐队成员。

黄少天回到属于他的位置,拨起吉他,略微青涩地唱Beyond的《情人》,而另一把叶修听过几遍的嗓音,在副歌处不着痕迹地切入,和着旋律轻吟。如果可以用炙热、我行我素或者咄咄逼人来形容蓝雨的这位主唱,那么此刻融在旋律里不那么容易被辨别出来的另一个人,就像是一位旁观者,将故事娓娓道来。

还不错。叶修评价道。

“主场就是好。”吴雪峰感叹道。

“后生可畏啊。”叶修插着口袋往回走,“到我们出场了,老吴。”

他耳中陌生的语言逐渐在身后连绵成片。


2.

大江南北的几十个赶场下来,不熟也熟了起来。流行歌换了一波又一波,面孔数来数去却就是这么几张。

无论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亢奋或慵懒;热情或冷淡,这些歌手离了舞台总也是要过日子的。碰面的次数多了,互相打量一下,说说近况,最后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也不过是平平凡凡的人。这一想通,就少了许多多弯弯绕。既然互相欣赏,就能愉快相处。

蓝雨在发行第四张专辑时正式进入了上升期,之前一次契机让主打歌《Silver Lining》走到了大众面前,又有大V写了篇还算中肯有料的长文来评价兼挑剔这个乐队,长文末尾却不吝赞美,用上了十分期待的口吻。

等蓝雨巡回开到H市时,叶修去看了现场。送到他手里的VIP票夹在手写的请柬里,硬卡纸上工整地写着 “请您拨冗赏光。” 。送票的人算是细心到家了,还专门发信息问他有没有收到。

“这字少天和你谁写的?”叶修问。

“我写的,怎么,叶神评价一下?”

“不错,比你写谱时的鬼画符有风骨多了。”

演唱会当晚他套了个卫衣低调坐在观众席里,看蓝雨演出。

那是上半场亢奋过后给人喘息的歌,狂欢与尖叫暂时褪去,台上暂时只留下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前者翘着腿抱着吉他坐到高脚凳上,后者站定在立麦前向他的搭档示意。这么多熟悉的陌生的一首首歌下来,叶修最为欣赏的,便是这两个人的《Bohemian Rhapsody》。一把吉他配上一个年轻的声音,这便是蓝雨自己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在摈弃了其他配乐乐器,歌剧和重金属的部分构成后,他们的版本似乎与皇后乐队的原曲大相径庭,既不适合被称之为“狂想曲”,也不太摇滚,但却是最适合他们的,是灵魂的倾述,简单地用白描手法勾画不成熟的挣扎与悔恨。

黄少天称职地当着背景,低着头专心于他的吉他。而喻文州虚着眼一手扶着立麦,耳返被他顺手取了下来就挂在脖子上。

Carry on, carry on, as if nothing really matters这短短一句,竟反反复复出现在叶修耳边。

 

3.

G市的冬天一点都不冷,跨年晚会结束之后叶修和成员打了个招呼,那时嘉世已有分崩离析之兆,叶修并不想在这种时候和他们挤在一个车上给对方添堵。

而蓝雨就地解散,互道新年快乐后回家还能赶上吃点夜宵。

喻文州等成员走完,和工作人员一路客套到门口,撞见一个人,躲在疏散通道旁的抽烟。

火光点亮半张脸,不是叶修是谁。

“怎么在这里?”

“其他人先走了,我先透透气等下自己回酒店。”

喻文州看看刚散场,把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堵死的观众,心想这算哪门子的透气。

小蛮腰改成了喜庆的红色,海心沙周边还在交通管制,人满为患一时半会是没法突围的。

“走吧,我送你一程。”

“不用管我了,你自己先回家吧,新年快乐。”

“家里没人,他们去国外玩了,不用和我客气了。”

叶修抬头盯他一眼,见喻文州不为所动,叹了口气把烟灭了。

 

 开上大路用了40分钟,喻文州有点烦躁,电台频道被他扭了一遍,里头跳出的吉利话却大同小异。叶修说行了,随便吧,不行你听听交通广播,现在估计是新年快乐出行平安。

堵成停车场确实平安。喻文州无奈地比划一下。他穿了个红衬衫,这日子连搞摇滚的都得穿得喜气洋洋,幸亏喻文州在出来前把那夸张的烟熏妆给粗略卸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选秀出来的唱跳组合。

只是妆没卸彻底,路灯车灯打在喻文州脸上时便一片晶亮。这位热心的司机把短外套甩在了后座,脖子上带十字架的choker却不好拆。叶修看着对方在红灯的时候扯了一下,没扯动反而勒出一道,于是放弃了。

叶修没怎么见过他平时烦躁的模样,有些新奇的。

“要我帮你拆吗?”

“算了吧,回家再拆。”

“这造型挺好看的,你们自己的电视台确实偏心。”

“是吗,但是他们最近一直把我们向轮回那种造型靠。”

“没办法,人家如火中天,哪家都眼红。你回去仔细把妆卸了啊,都晕开了。”

叶修鬼使神差伸出手在喻文州脸上抹了一下,于是那些闪亮、细腻的粉就沾到了他指尖。

而喻文州恰到好处瞟了他一眼。



-TBC-


James Blunt - Bonfire Heart : 《篝火/营火之心》,糊式翻译:《火大》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