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烧鸡腿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板烧鸡腿糊
Powered by LOFTER

【喻文州/王杰希】Ambiguity

  •  @薩止 隔了半年终于能回赠给您一对来自鱼粉的王炸(。)

Ambiguity (n.)

A word or expression that can be understood in two or more possible ways 

(7)

王杰希走下火车,好不容易重新接上从进隧道便断了的信号,微信上喻文州发来的“今晚有空吗?”这才有了下文。

“6:30请了大家在CBD吃饭,能来吗?”王杰希注意到喻文州的头像换了,两周前对方发过来的十分突兀的“你是不是躲我?”飘在屏幕上方。

他迟疑半晌才回了几个字。

“能,地址?”对方的名字被“正在输入”替换掉了,反反复复好几次,他收到的还真就一串地址。

他想喻文州这是来破冰了,毕竟两周前的事他们到现在都避而不谈,可说是不欢而散。当然这是王杰希单方面的想法,而他确实仍未从多年同性好友向自己告白的冲击中缓过来,因此无从也不知道该如何考证喻文州本人的想法。

王杰希收起手机,非高峰期的电梯仍在缓慢上行。

幸好对方是会主动处理这种情况的人,他想。 


(6)

王杰希特意在办公室里多坐了一会,卡着点走进越好的店里,这非常不像他。角落里一桌人眼尖地从门口等位的人中找到他,黄少天向他挥了挥手,喻文州转过身也就自然而然地对上了他。

“不好意思来晚了。”桌上坐的都是熟面孔,纷纷给他打了招呼。楚云秀苏沐橙黄少天挤在长桌一侧,离他近的一侧人间蒸发了许久的魏琛被叶修挤在里端朝他点了点头,而挤人的某位拍拍他手边唯一的空位。

“王大眼你来了,赶紧的,再晚五分钟就你买单了。”

今晚的主角正坐在长桌一端,也就是留给他的位置的右手边和服务员研究菜单。苏沐橙楚云秀刚放完假回来,隔着桌子从刚开学还没什么份量的包里给他们递了些小玩意。

那么我就是最晚收到通知的人了。王杰希扫了一眼喻文州,听着桌上的对话,偶尔插嘴几声,直到喻文州从旁把菜单递给他。

“你要加什么?饮料我点了,他们刚刚都看过一圈了。”

服务员麻利地收起其他菜单,这时朝喻文州说:“我看您这菜足够了,还要加吗?”

于是王杰希干脆地阖上菜单。

“抱歉临时通知你,忙吗?”喻文州顺手拿过王杰希面前的空杯子给他加满,就这样自然地问他。

“还成吧,吃顿饭的时间总有的。”王杰希顺着台阶下了。

 

(5)

一顿饭也吃不出什么花来,只是王杰希觉得自己今晚格外注意自己的右手边,小心翼翼到连筷子都使着别扭。之前他们随意惯了,经常往对方碗里夹菜,这次有了顾及,只客气地说能不能递下盘子。

但喻文州看起来是真开心,面前啤酒都开了几瓶。

酒足饭饱后魏琛隔着桌子第一个逼问喻文州,这里辈份他最大:“直说把,你小子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们啊?”

黄少天本来伸着手给正在玩手游的楚云秀捣乱,被苏沐橙拦着。这下子楚云秀迅速关了屏幕坐直,而黄少天明显是知道什么的,摇摇头靠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I’m about to drop a bomb。”喻文州笑着说,苏沐橙配合地wow了一声。

王杰希的心却咯噔了一下,恰恰喻文州的视线轻飘飘地从他脸上扫了过去,顿时混乱起来。

What is he suggesting? Why am I panicking? 他在说什么?

喻文州在说:“我收到了香港CBSH的Offer,后天的飞机,下周一去报到。”

哗——

所有的不解、无措甚至惊惶此时竟如被不小心碰倒的纸牌塔散了一地。

在桌上其他人恭喜着喻文州的时候,王杰希无声地捏紧了右手。


 (4)

桌上收拾了干净,楚云秀和苏沐橙刚从洗手间回来正和服务员说话。“麻烦您帮我们拍几张吧,文州都要走了。” 

楚云秀推了把独占着半边长桌的黄少天,“你到老王那边啦,让文州到我们这边来。”

“凭什么!文州就不是我哥们了吗?”黄少天气呼呼地回了一句,但仍利索站起来和喻文州换了个位,拖着他的位置坐到了王杰希右手边。

“你俩以后见的机会多得去了,还和我们抢吗?”

服务员也是年轻人,很快找好了位置让他们往手机方向看。

王杰希在服务员热情地说给加个滤镜拍的时候抽空看了一眼对面,喻文州被两个漂亮姑娘一左一右抱住胳膊,和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差不多。

那年学校开放日王杰希和叶修给社团站岗,一早坐在亭子里把宣传册子还有准备分发的东西都准备好。过了一会儿苏沐橙和楚云秀也套上了他们社团的T恤还拽着两个年轻人一起来了。

“看我抓了皮卡丘和他的朋友回来!”苏沐橙笑嘻嘻地这样介绍到,黄少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而喻文州作为“皮卡丘的朋友”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皮卡丘的朋友向他伸出手,“你好,喻文州,今天来当壮丁。”

半天下来几个人累出了一身汗,两个姑娘本来散着头发,开场后就被热情的人潮蒸出一额头汗,问隔了摊位的校友借了几根橡皮筋就扎起了丸子。

他们摊前来了一波波学生和家长,其中也不乏有因为不放心孩子跟着跑到国外来实地考察的家里人。眼前就碰到了这么一对爷爷奶奶,很着急却磕磕绊绊地用几个英文单词朝他们说着什么,王杰希听不懂那是什么方言,黄少天站在旁边听了几句,把后面正弯着腰拿新宣传单的喻文州拽了过来。

“讲什么呢?”叶修用胳膊肘戳戳黄少天。

“潮州话,应该是和家人走散了,文州能听懂也会说一点。”

余光里喻文州听着老人对话,而后比划着回复,连带着对面的老夫妻频频点头,不一会儿这位临时口译过来了。

“我去把两位送到校门口吧,很快回来,能顶住吗?”喻文州朝他抱歉地笑,王杰希看了他额角的汗一眼,挥了挥手表示放行。

等喻文州再回来的时候那人手上端着一排冰咖啡。

“犒劳战友,”当了一回雷锋的喻文州从艳阳下钻回棚子里,先拯救了两个姑娘。“正好认识的人在门口的咖啡店,插了个队。”

“文州,你别在那什么CSA(广东学生会)打工了,来我们这吧,包…夜宵。”叶修吸着咖啡朝人喊。

“滚滚滚,你这里只有榨菜,泡面都没有红烧牛肉的,寒碜!”黄少天抗议。

喻文州把冰咖啡递到王杰希手上,“您这里平时都这样?”

学弟明摆着看热闹,王杰希摇头,“不,只有他这样,为老不尊。” 


(3)

他们熟了起来,熬过夜、打过球、吃过无数的夜宵火锅、假期爬过山、滑过雪、跳过伞。魏琛叶修先后毕了业,忙得脚不沾地只能偶尔碰个面。

然后就轮到王杰希读完了Master,那群平时闹得不行的人对着他的家长倒都摆出一副乖乖学生的样子,喻文州和抱着一堆花和礼物的穿着学士袍的王杰希在一旁看得好笑。

“学长以后飞黄腾达了不要忘记我们啊?”

“得了吧,想忘都忘不了。对不起啊,你送的礼物我都没来得及拆。”王杰希看着自家父母手上挂着的袋子。

“没关系,是很符合您一本正经形象的礼物。”

那晚王杰希拆开礼盒,发现里面塞着万宝龙莎士比亚那款笔,夹带着一张“愿您签起支票来毫不手软”的字条。

王杰希母亲看到了惊讶了一下,“哪个送的?”

“喻文州,那个话不多的广东靓仔。”

“这样啊......记得还礼啊杰希。”

“知道。”


 (2)

喻文州结了账,一桌人挪到了店门口仿佛和几年前重叠了起来。刚才的兴奋劲被晚风一吹逐渐消散,平时说不完的话一下全卡住似的,街上的熙熙攘攘分明就在他们身后,却又离他们很远。

两个姑娘这时揪着喻文州操心起来了,机票签证行李呢?去那里住哪里?这里留不下的东西放我们这里好了,还有许许多多琐碎的事情是没可能讲完了。

喻文州微笑地看着面前两个姑娘,先张开了怀抱。姑娘们总是相对感性的,她们分别拥抱了多年的朋友后便假装潇洒地挽着手说去看电影,丝毫没意识到不自觉拔高的声音。

煽情都让给她们了,站着的其他汉子就没这么啰嗦。魏琛明天也要赶出差,拍拍喻文州肩膀打了个招呼去奔电车。叶修在垃圾桶旁摁灭了烟,看他俩一眼,似笑非笑地拽着黄少天去追两个姑娘。

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啊他们溜得真快。”喻文州有些尴尬地没话找话。

“都是人精,不奇怪吧。”

“是我搞砸了。”喻文州叹了口气,“去车站吧。”

原来他也不擅长处理这种情况的。王杰希边想边无言地跟在喻文州半步,顺着人潮往车站走去,时间却在他眼前飞速倒流。

“后天的飞机,下周一报到。” 

“你好,喻文州,今天来当壮丁。” 

过了路口,再走过两个BLOCK,就是电车站。

王杰希想到刚才叶修咬着烟朝他说的一句话:“老王,你留点情面啊。”他看着红灯以及路口的人群,头一次觉得如此迷茫,有人却注定要打断他的思考。 

“我们还会是朋友吗?”喻文州半侧着身问他,这句问话压得很低很轻充满试探,却让被问的人感到棘手。

王杰希说“是”应该算自欺欺人,“不是”却说不出口。

“你觉得是就是。”他给的回答敷衍到欲盖弥彰,但喻文州显然松了口气。

“那就是了。”   


(1)

谁知道平时从不准时的电车今晚竟然精确到了分,他们刚走到车站,下一班电车便等在前一个路口,就像是要帮他们忙干脆省了尴尬。

“那就这样了,谢谢你,很多事。”喻文州匆匆拥抱了他一下,留下一句“保重”。

王杰希只感到自己的左脸颊被轻轻贴了一下,甚至反应不过来。



这算什么?

往回走的路上,王杰希试图思考却屡屡失败。他千年难得收到了叶修的消息,一共就几张图,一句话。 

“你自己看。” 叶修这样写。

图是他们在餐厅的合照,那个服务员估计长按了拍照,叶修发的那几张恰恰捕捉到他望向喻文州的画面。

“人已经走了。”王杰希回。

“那我把照片删了?”

“留着吧。” 


 (0)

午夜的机场没什么人,喻文州坐在登机口对着手机确认最后的事宜,一通电话就这样打了进来。

他接上耳机:“喂?”

“喻文州,我还是有点话要和你说的。”

“王杰希你喝酒了?”

“不喝怎么打?”

“也是,”喻文州笑了一声,“想说什么?”

“都计划好的?”

“…是。很自私吧,抱歉让你这么困扰。”

“事到如今说这个干吗?”王杰希停顿了一下,“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关系,那说点我想听的?” 

“说什么,你问吧。”

喻文州看向窗外,机场跑道上闪着灯,同一班机的乘客们窝在座位里昏昏欲睡,只是这次没有回程的机票。 “你…唉,算了吧,我现在又不敢问了。”

“现.在.不敢问了?”

“嗯。”

喻文州合上眼,听王杰希讲。

曾期待过的回应姗姗来迟,终究落在了午夜的机场。

-END-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