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烧鸡腿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板烧鸡腿糊
Powered by LOFTER

【王杰希/喻文州】两仪生四象

  • 寡人无疾(x

喻文州从北宫门站下了地铁,点开手机。“滴滴打鬼”即时刷新了他的位置,歪歪扭扭的箭头指向小红点标着的中草堂颐和园路药店/颐和园路中医诊所。

两天前,他收到了这次的任务单,任务描述简介到只有两个字“捉鬼”,但与之不符的是高得离谱的礼金和任务难度。更稀罕的是这次他的队友…

任务单上搭档一栏里清楚地写着:微草  王杰希

喻文州并不是不想和对象一起做任务,然而想到两年前捉妖日报头版头条鲜红的大标题“京城微草羊城蓝雨再爆不合,两大捉鬼门派为何水火不容,是八字不合还是人心不古。”只能叹气。这次搭档仍然是四羊方尊[1]选出来的,联盟的工作人员在这次的任务确认书上附上了写有他俩名字的卜骨照片,没有任何蹊跷。

十分钟后喻文州抵达目的地,打量了一番眼前古色古香的中药店。这一片的店铺都为了与颐和园的建筑风貌相协调,都改了旧式。喻文州注意到这间中草堂的岔脊上的九只走兽[2],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北京中草堂”的牌匾高悬,门口还支着“中华老字号”“医保定点零售药店”等各种牌子。喻文州从钱包里取出联盟执照往里走,顺带给取完药撑着手杖慢慢往外踱的老奶奶撑开塑料门帘。

高英杰披着白大褂在柜台后向他点了点头,喻文州走到他跟前,对方客客气气地和他寒暄了几句。

“喻前辈,老师在等着您了。请让我核对任务书和您的ID。”

喻文州给他看了,对方拿着签字版,顺着“预约名单”找到他的名字,用笔在纸上画了个圈。墨迹瞬间消失了,想必是去通知王杰希了。

没几秒,纸上出现了一个潇洒的√。

高英杰放下板抬起头,眼神闪烁了一下:“请问您来这里是要看什么病?”

喻文州内心挣扎了一番才把王杰希发给他的暗号看似平静地说出了口:“寡人无疾。”

高英杰早就知道暗号,但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一家药店里听到这句话只能摇头。而旁边结伴来取药的一对男女已经朝他露出了奇怪的眼神,喻文州只能苦笑着跟着高英杰往里走。

“老师真是的,上次黄少天前辈来的时候也选了一句奇怪的暗号。”

“哦,是什么?少天和我抱怨了一番,但就是没说那句话是什么。”

“是‘多言则气乏,莫多言,宜少语。’” 高英杰老实地回答,“给叶修前辈的是 “‘人身之气,禀命于肺。肺气清肃,则周身之气莫不服从而顺行。’[3]”

喻文州听到这里,彻底笑出了声。

 


高英杰将他领到门前,给王杰希通报了一声就离开了。喻文州推开门,看见一个披着白大褂的王杰希坐在擦得锃光发亮的红木桌后等着他。

王杰希站了起来给他挪开红木椅,“来了,天热吗?”

“热,从地铁站走到这里都快融化了,但大热天你们店生意还真好。”喻文州认识王杰希好几年,最近两年的关系更是踏上了一个新台阶,却是真真正正第一次到别人的地盘上(“那些巫医的黑店。”黄少天语。)做客。他趁着王杰希泡茶的间隙坐在原位新奇打量四周。

房间里贴着中医常见的针灸穴位图,阴阳五行图,一侧书架上摆着《素问》《针经》《伤寒杂病论》《本经》《本草纲目》[4]等看起来很唬人的古籍。

王杰希座椅右后方有块今日出诊的牌子,上面贴着王杰希不那么对称的大头照和“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生物制药系副教授”的抬头。

没大头照上那么不对称的王副教授本人则给他端来茶,自己也拿着一杯坐到桌后去了,他看到喻文州正研究着桌上冒着白烟的铜制香炉。

“淘宝买的,点的是无印良品的佛手据和天竺葵。”王杰希轻笑了一下,“您有什么评价?”

“不敢评价,毕竟大师您这中草堂的规格和太和殿一样,九只走兽都齐了。”

“那是土地公让我们刻的,不然不给租店面。他说我们做这行的不知道要招来什么牛鬼蛇神,这里一平方租金一百,房价十万一平怎么也要加点保险。我想你们蓝溪阁也有镇宅的吧。”

“有,但魏老师选的镇宅之物也…异于常人。说到这里,这次的‘朝内大街81号’难道不是都市传说吗?”喻文州话锋一转,切入了这次任务的地点,被戏称为北京四大“凶宅”之首的洋楼。“我看中央台还做过一套节目,还有几个剧组进过那栋楼,最近不是要修缮重开了吗?”

“是也不是。前面确实是网民们装神弄鬼以讹传讹,加上小楼年久失修,无论怎么拍都很阴森。但最近确实出了点事,施工队也暂时撤出工地了。”王杰希坐在桌后向他推来委托书的复印件,“这是北京市天主教爱国会下的,我托人查了下,那栋楼所有权证都归他们管。你也知道,这次任务的附加条件是我们需要和委托方合作。”

“和委托方合作…这样的话就是要和天主教的牧师们合作了。”喻文州放下茶杯,“你让我想起韩文清和张新杰与蔚竹观道士一起上崂山,然而张新杰信基督的事了。”

“我想他们看到我的八卦阵也一定不怎么能接受,但不会多说什么。你的话…”王杰希耸了耸肩。

“希望他们不知道我的手杖叫 ‘灭神的诅咒’,当然他们要是看到了,也就知道我是…异教徒了。” 这个很有中世纪特色并且与许多邪恶黑暗故事联系起来的词让在场的两个人都笑了。

“你吃饭了吗?我现在有一小时午休时间。”王杰希看了下手机,“朝阳那楼你想看的话要等我下午四点半收诊之后才行,正式和委托方会面的话,如你所知在明天。”

 

喻文州站在门外等脱下了白大褂的王杰希落锁,离开了诊室的人似乎没刚才那么神棍了。他们绕回到前堂,喻文州刚想往外走便被王杰希叫住了。

“?”

“门诊费,有医保三块,没医保十块,您请吧。”王杰希站在柜台后面,而原本正在收款的柳非眼珠一转便给人让开了位置。

“不是说寡人无疾吗?还是说这就是王大师处对象的方式?” 

喻文州拍了十块钱在黑店店长手里转身就走。

“十块正好,谢谢惠顾。”身后收银机叮得响了一下,王杰希的脚步声随后跟了上来,“规矩不能破,但是对象今天的这顿饭我请。”

“王大师您也请少天和老叶了。”喻文州走出店面,用手遮了一下刺眼的阳光,不料面颊突然被冰了一下。

王杰希不知从哪里来变出两根冰棍,往他手里塞了一根。

“请他们烤串麻辣烫不值几个钱,请对象要吃顿好的。比如这个就只给对象。”

-TBC-

 

[1]四羊方尊:商代青铜礼器,现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借用了火焰杯的梗XD

[2]九只走兽:龙、凤、狮、天马、海马、狎鱼、狻猊、獬豸、斗牛,皆有象征意义。如天马:忠勇之兽,追风逐日,凌空照地。獬豸:法兽,象征正大光明,清平公正

[3] 微草通行口令,外来人都要对暗号,以下几句是老王挑特定的对象选的,我的恶趣味。

“寡人无疾。”出自《扁鹊见蔡桓公》。老王只是想看对象在大庭广众之下说。

“多言则气乏。”是“药王”孙思邈总结的养身道理,吐槽少天话多。

“人身之气,禀命于肺。肺气清肃,则周身之气莫不服从而顺行。”取自《医门法律》,吐槽老叶抽烟。

[4]《素问》《针经》各九卷,合称《黄帝内经》,《本经》即《神农本草经》

 



评论(4)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