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烧鸡腿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板烧鸡腿糊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能和你吵完架还一起吃饭的人一定喜欢你

  • 真诚地画个巨大无比的饼

喻文州按约十点在王杰希下榻的酒店接了人,等两个人开着车穿过新区到茶餐厅,餐厅门口带着一家老小来等早茶的人早就排到了电梯口。这间茶餐厅一看就有很长历史,墙面上挂着不知什么年代的旧报纸还有各路明星的合照签名。王杰希咂着舌跟着喻文州穿过等号的人群,对方和这家店的经理似乎很熟,打了个招呼就被领到了临窗的位置。

喻文州和经理寒暄着,王杰希刚把外套搭在靠背上就有服务生过来套上防尘罩,递上热毛巾。对面两个人聊得起劲,王杰希勉强听懂了“好久没来”“老样子”“生意还是很好”之类的简单的几句广东话。等到茶上来后,那位中年人一边给他们斟上茶一边问:“这位靓仔看着面生啊小喻。”

“从北京来的朋友,正好也姓王,赶上周末就来王叔你这里饮茶了。”

“那真巧,我们还是本家呢,你们好好吃啊,我先去忙了。”

“谢谢王叔,等少天回来了来找您要流沙包。”

王杰希看着那个中年人吩咐着旁边的服务员,不禁摇头:“连吃个早饭都要走后门,腐败。”

喻文州笑着看了眼对面人一眼:“不腐败就要排两小时,还拿不到好位置。我们之前办公室在附近,这家在这片里最正宗,整个部门隔三差五过来打包夜宵中饭早饭,到后来人人都背得出菜单,认得出当班经理。”

“哈,你们厉害。话说某次Presentation做完你俩说要吃烧鹅双拼好像还是我开着你们去找的。 ”

“啊,我想起来了,是的。”喻文州回忆起那段在异乡的大学时光忍不住笑起来,“带着我俩一路从我们住的区到ChinaTown,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然后饿到干脆在店里吃了起来,最后还打了包,是荣记对吧?”

“凌晨三点还开着的毕竟就只有那一家嘛。”王杰希拖着下巴,“你让我现在通宵完开出去30分钟只为一份30刀不到的饭我肯定会拒绝。”

“啧,您现在身价高嘛,都上今年福布斯亚洲 30 under 30了。”喻文州笑了一声,“结果没想到张佳乐和孙哲平学长也在那,早知道让他们带了。”

“也是难为他们了,张佳乐硬是要把云吞面吃成红油炒手,孙哲平就在旁边喝奶茶打包并且负责买单。”

王杰希看着服务生推着推车过来,示意喻文州:“地主点菜了。”

喻文州转头确认: “王老师,您有什么忌口吗,牛筋百叶之类现在还吃吗?”

后者听着这称呼挑了挑眉,“没有,老样子。”王杰希在大学时一直兼职着Tutor,也就被周围熟悉的人调侃成王老师,这称呼倒是有好几年没听到了。

喻文州点点头和服务生交代几句,王杰希这次听懂了,拜和他们这堆广东人在Uni吃了无数顿饭所赐,虾饺韭菜蛟烧卖肠粉咸水角这些词王杰希说得可标准了。几个蒸笼落在他们桌上,两人面前都是清一色的蒸点,看着口味最重的只有那份豉汁凤爪。

地主熟练地拿起公筷把烧卖虾饺放他盘子里:“趁热吃,最近几天容易火气大,我就不多点油炸的了。”

服务生推车向下一桌走去,王杰希瞅对面人一眼,拿起筷子回:“我上火还得多感谢您呢,文州,用老方老叶的话说,你们蓝雨人呐,笑里藏刀阴险狡诈。你知道孙哲平回国了吗?”

“那是方学长对我们有成见。我可是非常有诚意地周六早上请你来饮茶,王老师这点情总该领吧。”喻文州看着对面人一脸骗鬼的表情,露出无辜的表情“您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不知道他回国了,他家里背景似乎有点复杂。那张佳乐学长呢?”

“就是认识你久了才能坐在这吃,而不是给你套个麻袋。”王杰希接过面前冒着热气的茶抿了一口:“他没回来,前阵子请了年假跑北欧那里去了,前几天刚回英国。”

王杰希和喻文州黄少天曾是校友,在校时因为同甘共苦熬过许多个夜组过无数饭局牌局甚至窝在租屋里组过DOTA,关系非常铁,如今却成为了业内有名的竞争对手。昨天王杰希和他从北京带来的团队在蓝雨的地盘上对上了,微草一行人愣是没捞到半点好处。这在王杰希意料之中,结束时他还能客客气气和蓝雨那两位校友握手,比他高一届也同是那两人学长的方士谦反而在旁边哼了几声。小辈们吃了瘪,找了个火锅店一边填饱肚子一边发泄。就连一向好脾气的高英杰都郁闷地涮着牛丸说蓝雨这帮人怎么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做起事来倒是和兴欣一样强盗。吸着王老吉的方士谦听到把纸盒一搁,开始和小辈们科普蓝雨由开山祖师老强盗魏琛到小强盗喻文州和黄少天这发扬光大的历史。王杰希听着搭档胡扯只能摇头,那时手机恰好亮了起来,是正被方士谦点名批评的喻文州邀他吃早茶。

“又在想工作了?”喻文州的声音将他扯回现实。 “先尝尝这里的梅菜粥,别家找不到的。咸水角和流沙包吃不完给你打包吗?”

“没有,工作留到明日下午吧。”王杰希看着蒸笼里剩下的牛筋,夹起来打量半天。“老方今天有事来不了,委托我把你吃破产。这怎么蒸的?”

喻文州摇摇头。“不知道,家里好像没法做,火候不够。以前试过,弄得满头大汗却还是不够嫩。”

“你说弄不了我信,”王杰希想起当初赶Final 时一行人刷着Student Card在图书馆呆到通宵,并且把离图书馆最近的喻文州的家当成据点,理由是他家里伙食好,受伤的心灵能通过美食得到慰藉。想到这里王杰希忍不住感慨道:“时间太快了。”

 

“嗯。”喻文州回了一声,这话题颇伤感,一时间气氛有些冷,王杰希沉默着看喻文州埋头拿着铁勺往肠粉上淋酱油。最近广州的天气受到冷空气影响降到了十度以下,对面的人今天穿了件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扣得一丝不苟,外面套了件纯黑的针织衫。而王杰希此时就看着对方雪白的袖口几次将要蘸上碟中的酱油。

“你别动。”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

喻文州正埋头对付着肠粉,忽然听见那句低沉的别动下意识地顿住。他的视线里便出现了对方伸过来的手,随后袖口的扣子被双骨节分明的手灵巧地解开。王杰希捏着他的手腕,将针织衫抽上去一点,再将袖口翻上去——平整妥帖的两折,一气呵成。

“这衣服蘸到酱油就要报废了。”王杰希放开他,指指盘里的酱油。喻文州愣了一下,而后避开他的眼神,歪头检查自己的袖口。

趁着这点时间,王杰希反思了刚才没有打过招呼的行动。以前不是没做过,但这个以前几乎被他刻意地扔到了脑后不去回忆。有些事看不到人的时候想不起来,等那个人出现在眼前,却拦也拦不住地一股脑挤到眼前。

正当他思考要怎么转开话题时,对方却出乎意料地伸出左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王杰希吃惊地去看喻文州,对方露出一个有些怀念且无奈的笑容对他说:“这一只也麻烦了,平面布置宜规则、对称您说对吗?”

-TBC-

 


评论(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