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烧鸡腿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板烧鸡腿糊
Powered by LOFTER

【王杰希/喻文州】If世界(2)

-灵感来源于童年那个喜欢到处发卡的白衣男神

-只能算脑洞,OOC注意


PART II: 探侦と怪盗とカード  

(侦探和怪盗和卡片)


11:55 PM

“队长,A区走廊出现不明烟雾。”

王杰希站在监视屏前,左上角的画面中正有滚滚浓烟升起。

“不要过多分心,小别,带上两人前去观察。”

他吩咐完毕,依旧站在原处,表情无异。

监管着录像监控的车前子犹豫着开口,“队长,要是怪盗真的出现在A区,警备够吗?”

“不用理睬,这种手段一向是用来混淆视听,声东击西的,他的最终目标毕竟是展品。”浓烟触响了消防警报,眼见屏幕中的人们左顾右盼寻找声音来源,王杰希打开对讲机特意嘱咐。“展厅内的警备切勿惊慌,刚才只是烟雾弹,盯住所有可通向外界的通道。”

分针在此时擦过12,原本展厅内敞亮的灯一瞬间暗了下来。卡片上预告的时间刚过,怪盗如期而至。王杰希啧了一声往展厅内奔去。

0:03 AM

“英杰许斌你们待在原地照顾伤员,封锁现场一一排查!”

高英杰赶紧应了,却只来得及捕捉到王杰希的一个背影。

现场杂乱不堪,刚才的黑暗中有过一场乱战,藏于暗处的一队人马在怪盗出现的瞬间便开了枪,并且波及到了安排在厅内的警员。此时灯光亮起,地上有着点点血迹以及子弹和弹夹。

“靠。”刘小别骂了一句,滥用枪火,袭击警员,以此来看这次介入的不名团伙不惜一切都要干掉怪盗。他略微不安地看着地上被子弹穿透的扑克牌,大鬼的笑容狰狞而又不祥。


诸事不宜,不宜出门,不宜捉贼,王杰希腹诽。他应该追捕的对象此时与他背靠着站着,两人各自盯着一边走廊。水火不容的警察和贼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第一次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这次介入的第三方全然不顾想要将怪盗逮捕归案的警方,也对怪盗窥觑已久的宝物也不甚在意,目的简直一目了然——对他背后的某个大名鼎鼎的小偷赶尽杀绝。

刚才他寻着声响拾级而上,就看到几个蒙面人举枪瞄准前方白色的身影。而众人皆知,怪盗从不伤人性命,于是他看着被集火的人只用那看着拉风,并没有多大实用性的纸牌枪回击。

冤冤相报何时了,王杰希叹了口气,觉得身后这人长这么大没受过什么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实在是技艺高超。

“碰到你就倒霉。”他对身后巨大的移动靶子说。

手腕上被擦伤的地方火辣辣地疼,王杰希伸手去摸,却忘了上面已被缠上了不属于自己的红色领带。

“彼此彼此,”喻文州随口回了一句,仍紧盯着眼前的走廊。他此刻全无半点风流潇洒,礼帽扔在了逃跑的路线上,领带贡献给了身后人来固定伤口,“王警官,我们还是先考虑一下怎么出去。”

“你当先锋,我来善后。”

“你不如叫我去拆楼。”

“那你会多一条破坏公物的指控。”

怪盗听到这话笑了一声回头看他一眼,单片镜将他的半张脸遮去,借着夜色露出的另外半张脸年轻英俊。

“我在警官这里早就臭名昭著罄竹难书了,多一条也无所谓,不过我们的客人也到了”

王杰希一愣,他的左手腕被人拽住了,白手套在他手背上敲了几下,然后那只手轻轻捏了他一下。

王杰希会意,打开保险。他们摒息同时在心里倒数,3,2,1。

0:22 AM

夜风鼓动,两个人打开通往楼顶的大门。刚才过后还有一人未被解决,估计很快就会追上来,然而他们的子弹早已打空。

喻文州瞟向身侧的人,年轻的警官依旧满脸警惕严肃,此时脸上也挂了彩,是刚才扑倒翻他滚躲子弹时擦到的。

唉,这样的好警官何必放着大好青春偏要追着自己跑。

他一心二用地检查滑翔翼的打开装置与细节,并不发现异常。虽然此刻需要逃脱的人不只他一个,也并未多出几分不安。

“王警官,要委屈你一下了。”

他隔着栏杆向与他势不两立的警官伸出手,没有被拒绝。

“我有的选吗?”

王杰希将枪收回枪套,跟着那人轻巧地翻越围栏,两人站在危险与刺激的边缘俯瞰整个城市的灯火通明。

“我需要怎么做?”王杰希问。

“很简单。I jump, you jump。”


风在吼,马在叫,心脏在咆哮,心脏在咆哮。

几秒间他们已自由落体了一大段距离,所有景致因随急速下降在眼前一闪而过。像过了一世纪那么久,王杰希听到哗一声,滑翔翼终于打开,与重力相违的力阻止了两人坠楼的惨剧。

今夜风较大实属他们的幸运,不然以两个成年男子的体重,极难保持住安全着陆的高度。他们渐渐接近着落点,王杰希看准落脚点,在身后人放手后反应迅速敏捷地前滚翻缷去力道,在视野清晰后的第二秒便抽出枪直至前方刚落地,与他一起虎口脱险的人。

怪盗此时收起了滑翔翼,可人还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他的左手撑地,右手握着脚腕,没有动弹。

王杰希走近,而后在离怪盗两步的时候听到了对方的抽气声。

“王警官,趁火打劫不算英雄。”

他思考一下,干脆收起枪,绕到那人前方。怪盗抬起脸,额头上一阵反光。看样子是真的疼得厉害。

王杰希这下反而放松了,他在怪盗面前盘腿坐下。

“你坐下,伸腿。”

喻文州看着眼前人卷起袖子的模样,不自觉按他的话做了,他向后微仰,两手撑着后面的地。

王杰希握住眼前丧失了逃跑能力的大盗的脚踝,他把那人裤腿卷上去一点,看到青黑色肿起的皮肤。

喻文州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等等,王警官,你不会要……嘶。”

今晚的月色真美,喻文州简直要迎风流泪了。

“行了,回家敷点冰,喷点云南白药去吧。”王杰希伸出手,把地上坐着还没从干脆利落的分筋错骨手中缓过来的人拖起来。


喻文州一瘸一拐跟着前边的人下楼,警官的制服上沾了许多尘灰,但那人背脊依旧挺直。前人露出整个后背,似乎不怕他在背后做什么小动作。

“警官,今晚不逮捕我以后可没机会了。”

“……想住牢房直说,你刚救了我,这次就算扯平了。伤筋动骨没个一百天好不了,这段时间你也没法折腾了。”

王杰希转下楼梯,突然停顿,回头。原本穿着白西服的人神不知鬼不觉给自己换了条黑色夹克,单片镜也不见踪影,换成了镜框与一个巨大的口罩。

他只能从那双眼睛中辨认出些许笑意。

0:30 AM

王杰希盯着面前红黑相间的Ducati 1199 Panigale咋舌,身侧带着口罩掩人耳目的怪盗正转着手中的钥匙。

“你脚肿着还想开这个?”

“那怎么办?”

王杰希从人手里抢过钥匙,

“后座归你,给个地址。”

夜风中红色的机车轰鸣而过,警察与小偷坐在一辆车上在夜路上奔驰。

喻文州想想都笑出了声,收紧放在警官手臂,不出意料地被人喂了一声。

王杰希扫了眼后视镜,“笑什么?”

“嗯,这个警官不太冷?”

“我可没有伯莱塔92。”[1]


0:57 AM

王杰希回到警所,微草大队的众人全部站起来迎接他们的队长。

他疲倦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明日再说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今晚他还要准备枪支使用报告和整理案件。

他脱下制服外套,却发现口袋里除了自己的手机,还多了两样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原本摆在展厅中的一串蓝宝石项链和一张有着熟悉六芒星符号的白色卡片。

王杰希回想了一下,估计是刚才那人坐在他身后时神不知鬼不觉塞到他口袋中的。

他无奈翻过卡片,

纸面上写着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U are the next。

-TBC-


[1]《这个杀手不太冷》捏他

嘿嘿。

感冒了,只贴了已经码好的部分,之后再修改

评论(8)
热度(72)
  1. 接輿板烧鸡腿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