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烧鸡腿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板烧鸡腿糊
Powered by LOFTER

【忍迹】横行霸道

·手痒,找找初恋的感觉

忍足侑士在大清早迷路,辗转一下午终于到了冰帝校园,而后又穿着一身校服加皮鞋,大汗淋漓打完场球的那一刻,看到了不曾见过的风景,啊不,人。

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的横富帅——横行霸道的横,还偏偏用实力来横。这说的是学校目前顶天立地的风云人物,当时连一米七都没到的迹部。

忍足甩甩拍子,看着对面人终于打爽了球,一脸满足闪闪发亮的神情,觉得自己需要一副墨镜。

人生成这样,天理呢? 

吐槽归吐槽,忍足侑士还是敌不过该死的好奇心,跟着迹部风风火火搞起了网球部。

长话短说,过程就是迹部站在那拖着下巴盘算,算完一个响指,于是桦地一句话也不说埋头就去做,岳人自从被打得心服口服之后跑得飞快赶在前面做,而慈郎一直没什么干劲,除了打球。忍足侑士插着口袋,吐了一肚子槽,却忘记自己尽管表现得万般不情愿,却仍旧每次照做,绝不犯错。在又一次对上迹部一脸“你小子干得漂亮,机智极了,然而想出这么个点子的本大爷我显然更加英俊不解释”的表情后,忍足觉得对方好像有点缺心眼。

不出两个月他更加肯定了这一看法,具体表现其一为如果谁入了迹部的法眼,那迹部就对谁好但打死不承认;其二为嘴毒,切中要害,直戳心窝,讨打。这会儿大少爷正抱着下午茶自己在那嘀咕,忍足还听见对方说岳人今天为何摔拍子,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想你刚一刀刀往别人心里戳,人家只是摔拍子没往你脸上招呼已经当你是朋友了,他这话差点就脱口而出了,看到对方有些纳闷又无辜的表情,又咽了下去。

好吧,这么看估计是压根没意识到问题在哪里。

或许就是养尊处优处处高人一截惯出来的横,啧啧啧。

隔了一个假期,似乎又蹿高了一截的忍足回到校园,走廊上迹部迎面走来,见到他喊了声忍足。迹部黑了点,一看就是哪里度假回来,其实刚好。但忍足忍不住说照你这晒法,很快就要和我一个色号了。

迹部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番,哼了声,让他跟着自己走。于是他和桦地像哼哈二将一般走在迹部后边,见前面人的发梢跟着他的步伐一跳一跳。

“喏,你的,给本大爷收好了,回去再拆。”迹部往他手里了个包装好的袋子,就挥挥手让他退了。

“好,行,谢谢了。”他习惯对方为朋友买买买多过给自己的豪气了,正好铃响了,他拎着袋子往回走。

课上到一半,大多人都昏昏欲睡,忍足坐在后排,偷偷拆开包装。某个自己喜欢乐队的专辑封面露出了一角,他再拆,是一张黑胶大碟。他想了半天才终于记起自己不过是在某个午餐时间当作闲聊话题随口说过。

忍足想难怪迹部周围的人无法真正讨厌他,因为一些连你自己都忘记的小事,他竟然还记得,需要帮助时更是力所能及,掏心掏肺都可以。

这种人杀伤力太大,他歪过脑袋,操场上那一头金发的正在跑步,大老远都认得出来。

其实对方缺心眼的地方还有第三点——因为喜欢他的人太多了所以他觉得太理所当然,间接导致谁喜欢他他都不怎么care,或者说,分辨不太出友情,仰慕,喜欢和佩服之间的区别。

忍足叹了口气,抓了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陷入了少年的烦恼。

-TBC-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