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鱼糊汤粉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鲜鱼糊汤粉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每周的这点时间都留给你

时间线:十四赛季

不喜误入

周日晚上7:50,叶修坐在电脑这一头对着摄像头整理了下刘海,而后仔细地把被镜头扫到的空间中所有可见的杂物都收拾到一边,等着对面的人上线。

每周定时,风雨无阻,和喻文州谈了四年,这样的日子也过了四年。一开始谁都没想到,但如今一切变得顺理成章。

心意相通只是第一步,怎么维系两人间的关系却成了一桩难事,近两千公里的距离从南到北跨越大半个版图,异地恋分手概率高得离谱。几年前还有两个月完整的夏休,而现在联赛结束之后就必须紧锣密鼓进入世邀赛备战期,去头去尾只剩下一个月。叶修用着视频并不自然,多年以来他都下意识地躲避任何镜头,习惯改不了了;还好B市战队特别多,也算能掰着指头多见上几次。算上其他零零总总的假期,一年十二月里,他们能与彼此分享的,只有零头。

他们只能通过电话和视频了解对方的生活,几乎和朋友没差。然后在那两个月里补足亲吻,拥抱以及更为亲密的接触。难耐时在电话里说些话撩拨对方,喊对方的名字,而后听着有些失真的喘息声,想象着对方此时的表情,纾解欲望。

他们又同那些小年轻们不同,两个成年男人的生活少了许多浪漫和激情。而立之年事业占去了半边天,另半边给自己留下了点空间,其他的要要与许多人分享,于是怎么也无法煲一锅特别甜腻的电话粥。可他们又没什么不同,会吵,会冷战,然后再和好。

一年前吵得最厉害的一次,叶修是真紧张了。那一年黄少天刚退役,卢瀚文成了蓝雨冲在最前面的剑,基石依旧是喻文州。新来的有两个素质不错,也被拿出来锻炼。队伍构造发生了大变化,对手们也不傻。卢瀚文年纪虽轻,却也在联盟内多年,被老奸巨猾的各家摸了个门清,再加上因为采用新人所造成的不稳定性,蓝雨十三赛季前半程的战绩可谓是风雨飘摇。

叶修周六看了轮回对蓝雨的比赛,轮回强硬地要命,团队赛中目标相当明确,一叶之秋硬是残血挑掉了流云转身就冲向索克萨尔。结果有些惨,叶修对着电视叹了口气,想对方估计不会好手,明天该怎么劝劝。可他能想到劝的方式和别人都不太一样,他点燃了许久未抽的烟,坐在电脑前,下载全场视频之后,开始研究。他挑蓝雨的错,方法和精细程度和当初准备和对方的季后赛的场景如出一辙。

第二天他打开视频,先是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但自从切入了荣耀的话题,氛围就变了。叶修对着喻文州的脸,恍惚中回到了还在当世邀赛领队的日子,把对方当成了队长和后辈,他下意识带出点还玩荣耀时的嘲讽,并不是故意,但话中的刺耳却是后知后觉。那次说过了火,等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很久没说话了,脸上的无奈写得明明白白。他们相对无言了片刻,先后切断了视频。那天叶修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半夜拿着手机难得主动地戳黄少天。

“比赛看了吧,估计你在哭吧。别装不在线,去安慰下你们文州和新队长啊?”

“我次奥,见到你就准没什么好事,幸灾乐祸还准备拿我当枪使啊?小卢可以交给我,队长这你应该已经出手了啊。不对,你来找我就说明有问题,卧槽卧槽卧槽你干了什么?”

叶修把手机埋回枕头下,黄少天就算退役了仍保持风格,这一剑戳得挺准,没有一丝防备。叶修闭上眼想了五分钟,重新扒拉出手机订了张去G市的票,而后十二个小时后坐在了蓝雨对街的某家餐馆里,这时间选得不太好,落地时还是大晴天,可当下却落起雨,天气已转凉,行人都缩着脖子在走。叶修端着手机有些忐忑地一个个字敲,最后多加了句要带伞,而后盯着店里的钟发呆。

他靠着窗,透过被雨滴划花的玻璃看到喻文州撑着把伞,从对过走来,于是趁着人还没走进店里,飞快地给对方烫餐具上茶。

喻文州在他对面坐下,不再隔着屏幕,不再隔着两千公里,叶修来得那么急,就是想说些平时对着镜头说不出的话,以及用笨拙的方式尽可能表达自己真正的心意。一直以来喻文州才是会花心思主动的一方,而他都是顺其自然。但感情若是不平等,基本要完,而他不想,因此他愿意做出改变。

谁知喻文州坐下一会就皱眉,抬头对他说“你又开始抽了?”这打碎了叶修心中仅剩的一些不知所措和尴尬,他稀罕对方的好。

叮咚叮咚,视频邀请的声效响起。叶修再次调整了镜头角度,点下接受。喻文州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他双手握住杯子笑着说:

“这周你忙吗?”

叶修点点头,“我还好,你呢?”

-END-

评论(6)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