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鱼糊汤粉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鲜鱼糊汤粉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锋芒毕露 (一)

  • 眉来眼去剑,情意绵绵刀

  • 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

"即使是为我们好,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恕我们也不能接受。"

听到这句话,叶修忍不住抬头看了眼电视屏里的人。喻文州一如往常地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但左手却是握着拳搁在桌上的。

哟,生气了。

叶修忍不住往口袋里摸烟,伸到一半想起比赛场馆里禁烟,于是悻悻收了手,将视线投去一边坐着的魏琛。蓝雨的前队长此时正撑着下巴盯着屏幕,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此时黄少天在喻文州的右手边已经笑得脸都低下去了,而喻文州一手扶着桌上的麦克风,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地回应着刚刚一连串的抨击。

“怎么样,老魏,后生可畏啊?”

魏琛瞥了他一眼,哼哼了两声。

“就知道这小子难搞,这群记者智商还有待提高。”

“不过这么啪啪啪的打那群记者的脸真是好爽。”方锐在旁添了一句。

“可不是。”在当了老板之后深有体会的陈果如今看着喻文州的眼神里都多了一丝崇拜。

战队的战术意图往往都有被媒体误解的时候,哪怕曾经是霸图一员的李艺博在脱离了职业比赛之后的解说都错误百出,更不用说那些仅凭主观臆断就口诛笔伐的人了。

许多战队都感到无奈,却鲜少有直接反击的,对此他们的办法各不相同。叶修前七年从未出现在记者会上,成为兴欣的队长后倒是场场用嘲讽噎得对方还不了嘴。张新杰则是自己进行梳理总结,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而想从周泽楷嘴里问出什么是不可能的,偏偏江波涛又是擅长打太极的主。

往常蓝雨的记者会基本是黄少天念叨念叨再以喻文州的陈述总结做尾声。而今天喻文州屡次拦下的黄少天,自己读了个超长条,而后直接放了大招。

台上黄少天在笑,对比台下刚刚还慷慨陈词抨击蓝雨的记者们脸上尴尬的表情,就知道这打脸的分量有多重。偏偏喻文州遣词造句无可挑剔面带笑容温和有礼。

叶修终究还是从烟盒里抽出一条,没点燃,叼在嘴里,看喻文州一一反击,整整十五位,连顺序都不曾弄错,条理清晰。

能成为人上人的,必定都是些聪明人。特别是在手速上有硬伤的喻文州,能今天站在这个位置,不厉害是不可能的。叶修当初倒是对黄少天印象更深一点,毕竟抢BOSS刷文字泡垃圾话这些都太拉仇恨了。之后魏琛离开彻底无影无踪,在黄金一代中毫不起眼的喻文州接过索克萨尔担任队长一职,而黄少天似乎对此没有任何抵触,这让叶修第一次觉得有点意思。

此时喻文州已经领着三位队员退场了,叶修把那根未点燃的烟扔进垃圾桶。

他拍拍衣服站起身,该轮到兴欣的记者会了。

走廊里,叶修慢悠悠地走在最前面,对上了往外走的蓝雨全队。

他们都停下了步子。叶修好笑地看黄少天对他翻了个白眼,于是不理他,开口和喻文州说话。

“啧啧,讲得真精彩啊文州。”

“实话实说而已。你们还有记者会,我们就不耽误了。下个赛季见,祝你们好运。“

喻文州依然十分客气,向兴欣几人皆是点了点头,带着队伍离开。

浩浩荡荡一群人从他们身边走过,叶修也重新迈开步子。

他没漏过刚才喻文州受到他嘲讽后稍微挑眉的小表情,竟然难得透出些不屑一顾。而这表情转瞬即逝,马上就被笑容盖过去了。

叶修回想早前与丛林迷雾中的那场单人赛中,对方屡次试探撩拨甚至还相互调侃了几句垃圾话。

也难怪冯主席对他亲眼有加,早早露出了要招才纳贤的意图,这点连周泽楷都略逊一筹。

脑筋好使又沉得住气,不显山不露水。

只可惜手速不够,不然其他人还怎么混。

叶修心情颇好的走近会议室。

胜利真是个美妙的字眼[1]。

-TBC-


[1]取自王小波《最初的呼唤》

相关章节: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丛林迷雾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皇帝的新衣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可惜是手残

评论(13)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