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炭烧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蜜汁炭烧糊
Powered by LOFTER

【喻文州/王杰希】ASAP (2)

5.

直到店员来催促,众人才不情不愿地收拾起东西挪到店门口。王杰希刚跨出店外就被叶修迫不及待点上的烟呛了一鼻子,瞪了对方一眼站到了上风口,隔着整扇玻璃正好能看见喻文州在柜台前结账。

吃饱喝足后被夜风一吹便有些意兴阑珊,兴奋劲消下去之后,身边亲近的人就要离开的念头就清晰地浮上来。

喻文州走出店外,店门口这一堆朋友便齐刷刷转过来盯着他。

“怎么了,突然这么安静?连少天都不说话了?”

“吃太饱了,谢谢款待了。”黄少天回了一声。

“太客气了,那我们往车站走吧。”

他们一行人向州立图书馆移动,两个姑娘这时揪着喻文州走在最前面,魏琛扯着黄少天在最后叙旧,留叶修和王杰希在中间搭个伴,有聊没聊往前走。前面的姑娘们此时替喻文州各种操心起来,像拷问一样一股脑问喻文州机票签证行李都准备好了吗;去那里住的地方有定下来吗;房间打包怎么样了……王杰希听到苏沐橙对喻文州说带不走的东西就放我们这里,下次再来拿。

零零碎碎的事有那么多,哪有可能讲完。

王杰希叹了口气,不巧被叶修看见,正吞云吐雾的人给了他一个有点微妙的眼神。

“你想说什么别藏着。”王杰希被叶修这一眼看得莫名其妙,忍不住问。

“你们两个什么情况?”

“什么?”

“你,”叶修朝站在最前面等红绿灯的人比划一下,“和喻文州,你们俩不对劲,从方士谦走掉之后就一直不对劲。”

“…我不知道。”王杰希如实回答。

“这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作为朋友,我不会来管或者指手画脚。但是老王啊……” 叶修吸了一口烟, “算了,你们两个这么聪明,还是你们自己解决吧。但是,今天过了,以后可能就见不到了。”

叶修说完,拍了把王杰希的肩膀,自己落到后面去和魏琛黄少天打嘴炮了。

他们穿过马路,与对面的人潮擦肩而过,时间突然在王杰希眼前飞速倒退。

“后天的飞机,下周一报到。” 

“我没有在开玩笑。”

“你好,喻文州,今天来当壮丁。”

 直到刚才王杰希都没有什么以后见不到的实感,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们本来也没怎么见,但是这几个字此时就像扎根在了脑海里。

 想来想去,这一切似乎都能归咎于他们认识的时间太长了。在异国他乡聚在一起,与你分享快乐悲伤,在关键时刻一直都在的这些人,你很难将他们定义为简单的朋友。对他们这一代独生子女来说,这些人,甚至可以摆上他们生命中注定空缺的兄弟姐妹的位置。牵扯太深了,碰到他当下这种特殊情况,根本来不及理清,却能体会到不深刻却无处不在的隐痛。

 

 

6.

车站到了,电车从他们身后开过去好几辆都没有人动,直到远处大钟响声提醒众人时间已晚。喻文州微笑地看着面前两个姑娘,率先张开了怀抱。姑娘们总是相对感性的,她们分别拥抱了多年的朋友,退开后眼眶瞬时红了一圈,再也没法故作开朗,只挽着手相互支持,等在旁边。

煽情都让给她们了,其他汉子就不好意思哭一鼻子了。魏琛明天要赶出差,拍拍喻文州肩膀,难得奔出了几句真心实意的好话,向众人打了个招呼去奔电车。叶修在垃圾桶旁摁灭了烟,看他俩一眼,似笑非笑地拽着黄少天去追两个姑娘。

于是只剩下王杰希站在离喻文州几步远的地方了。

“东西整理好了?”

“整理好了,啊,现在轮到你来再问你一遍了。”喻文州笑了一声,“抱歉,今天都没怎么和你聊天。”

“没有,”王杰希有些局促,“我…”

喻文州叹了口气,“和我走一站不介意吧。”

“好。”

原来他也不擅长处理这种情况的,王杰希想。

 “是我搞砸了,但我不想让你误会,以为我从认识你那天开始就居心不良。”这句话被喻文州压得很低很轻。“如果你实在接受不了,对不起。但是希望以后不用再别扭下去了,不然我真的会很难过。”

“对不起,”王杰希思考了半天却没能找出更合适的词,“这不是我本意。”

“那你当时应该彻底拒绝一下的。”喻文州轻笑出声。

“这太难了…我没有办法给你答案。我不可能把和你一起度过的时间从生命里摘出去,这些时间对我很重要很有意义。我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对你说,喻文州,以后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吧。”王杰希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深吸一口气。“你能明白吗?如果仅仅对你说好就能让事情圆满的话我是不会犹豫的,但是…”

“但是你没有办法对我说喜欢……我知道,但是没忍住。没关系,这样很好了。”喻文州提了下嘴角, “谢谢你刚才对我的坦诚,我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请你真的不要再挂在心上了,我很过意不去。”

身后又一辆电车刚刚到站,喻文州转过头看了一眼,又转回来匆匆拥抱了王杰希一下。

“就这样了,谢谢你,很多事。保重啊,王杰希。”

王杰希只感到自己的左脸颊被轻轻贴了一下,甚至反应不过来。

 

这算什么?

往回走的路上,王杰希试图思考却屡屡失败。

他千年难得点开和叶修的聊天框。

“搞砸了。”

对方回了个“。”又加了个“?”

“别问了,我不知道。”王杰希十分干脆。

“我能发表意见吗?”

“可以。”

“你们自己心里过得去就好。”

 

王杰希捏着手机站了一会儿,发了个OK的表情过去。

 

 

午夜的机场没什么人,喻文州坐在登机口对着手机确认事项。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妥当,现在坐下来回想过去一周,才意识到自己在即将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才真正学会观察它的细节。

每天经过的路上原来有这样的行道树,这里什么时候换了一家店,哪年去展览馆的门票掉在了抽屉最底层。

喻文州看向窗外,机场跑道上闪着灯,同一班机的乘客们窝在候机厅的座位里昏昏欲睡。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一张截图被某个多管闲事的人发过来。

多管闲事的人还在底下加了个问号,显然是让他发表意见。

喻文州盯着几行字看了好几遍,直到眼睛酸涩不已。

谢了。我觉得还行。

他想了想,也发了个OK的表情过去。

叶修是不会再多问一句的。

 喻文州合上眼,想了一遍王杰希刚刚说的话。

曾期待过的回应被对方用自己的坦诚回了过来,他看到了真心,虽然不是他想要的,但说有多意难平,那确实是没有的。

登机牌夹在护照里,广播开始请乘客依次登机。他想离开之后,他一定会怀念这里小街小巷里藏着的咖啡店和叮当作响的电车。再深的,他太疲倦了,不愿意去想。


-TBC-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