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炭烧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蜜汁炭烧糊
Powered by LOFTER

【喻文州/王杰希】ASAP (1)

  • 中秋快乐。把先前的Ambiguity和Segregation暂时隐藏了。

1.

Part One - Ambiguity

A word or expression that can be understood in two or more possible ways

王杰希走下火车,好不容易才重新接上从进隧道起便断了的4G。他终于得以点开刚才加载不出的信息,喻文州发来的“今晚有空吗?”出现在他面前。

“6:30请了大家在CBD吃饭,能来吗?”王杰希注意到对方的头像换了。他滑一滑屏幕,上一条信息停留在一个半月前,突兀地飘在屏幕上方。

他迟疑了一整截电梯的时间,才回了个能。

“地址?”王杰希加上这两个字一个标点,看对方的名字来来回回被“正在输入”覆盖。等他刷票出了闸口,一串地址才姗姗来迟。

喻文州这是来破冰了,他如此认定。三周前他们不欢而散,等他脑袋冷静下来,迟疑纠结了几晚上,决定和对方说些什么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过去了  太久,再刻意提起就尴尬了。

王杰希想把这章翻过去,但不知道怎么翻。幸好喻文州是会主动处理这种情况的人,他暗自庆幸。

他们自几年前O week认识起吃过了无数的饭,互相帮过算不清的忙,打过球爬过山烧烤滑雪样样不缺。所以王杰希没想到一个半月前当他俩在机场送走回国工作的方士谦后,在回程的途中,开着车的喻文州会忽然问那些他无法回答的问题。

王杰希至今不知道喻文州是如何淡定握着方向盘,讲出“方士谦走了,王杰希你要不要考虑接下来和我一起过吧?”这句话的。

他反思自己一直以来是不是过于迟钝。

“好啊,你搬来和我一起啊。”王杰希那天兴致不高,以为喻文州在插科打诨,随口应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喻文州轻轻说了一句“我没有在开玩笑,但我也不想趁人之危。” 

对话就到这里了,那天到了家门口,王杰希只匆匆和对方说了句晚安便逃离了副驾驶。等他进了家门才听见背后引擎发动的声音,王杰希靠在门背后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房间空落落的,方士谦临走前嘱咐留给他的东西都放在塑料箱子里,上面贴着对方画的歪歪扭扭的爱心。他心知肚明方士谦是在开玩笑,却既然觉得这个爱心刺眼极了。

 

2.

当天的Tute已全部完成,王杰希关了投影,和本科的学生们说着see you next week。王杰希喝了口水润喉,收拾起纸笔。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但今天他特意多花了一些时间才关上灯锁掉小教室的门。他踏上往City开的Tram,短短几站路就到了州立图书馆门口。等红灯时他频繁地看手机,却最后卡着点走进约好的店里,这非常不像王杰希。

角落里一桌人眼尖地从门口等位的人群中找到他,黄少天隔了老远向他挥了挥手,然后拍了拍旁边站着的人。就这样,王杰希对上了喻文州,对方朝他微微一笑,就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于是他也放下一点心。

“不好意思来晚了,刚上完最后一节Tute。”

桌上坐的都是熟面孔,纷纷给他打了招呼。楚云秀苏沐橙黄少天挤在对面,离他近的这侧人间蒸发许久的魏琛被叶修挤在最里面,朝他胡乱伸了伸手。

叶修拍拍身侧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王大眼你来了,赶紧的,再晚五分钟今晚就你买单了。”

人看来都到齐了,喻文州招来服务员开始点菜。苏沐橙楚云秀两个姑娘出去玩了一周黑了一圈,隔着桌子从刚开学还没什么份量的包里给他们递了些小玩意。

喻文州从旁把菜单递给他。

“你要加什么?饮料我点了,他们刚刚都看过一圈了。”

服务员正利索地收着桌上的菜单,听到这里朝喻文州说:“您这菜足够了,还要加吗?”

于是王杰希干脆地阖上菜单表示不用了。

“抱歉临时通知你,忙吗?”喻文州拿过王杰希面前的空杯子给他加满水,推到他面前,自然而然地问。

“客气,还成吧,吃顿饭的时间总有的。”王杰希顺着台阶下了。

“那就好。”喻文州笑着回了一句,去和其他人聊天了。

 

他们这群人去年经常这样聚会,只是今年各自忙成了陀螺,一下子大半年过去了才第二次catch up。王杰希正埋头对付沾满了酱的鸡翅,面前碗里便多出了一块煎饼。他抬头,喻文州一手拎着盘子,给左右和自己夹完菜之后和坐另一边的黄少谈说了句swap。之前他们习惯了,经常往对方碗里夹菜,王杰希眨了眨眼,把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谢谢我自己来”吞了下去。

反而是喻文州看起来很开心,菜还没上全,面前啤酒就已经开到了第三瓶,哪怕在烤肉店昏暗的灯光下都能看出对方红到了脖子。

“直说吧,你小子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们啊?”魏琛从角落里发问,“你小子八百年没找我了,老夫生怕是摆鸿门宴呢。”

黄少天本来伸着手给正在玩手游的楚云秀捣乱,听到这句话收了手,乖乖靠着椅背坐直,明显是知道什么的。

两个姑娘眼睛一转,也收起了打闹,撑着下巴看向喻文州。

王杰希疑惑地半侧过身,恰巧喻文州的视线轻飘飘地从他脸上扫了过去,他忽然忐忑起来。

What’s he after? 他问自己。

而喻文州的声音像隔了层塑料薄膜一般,远远传来。

“我收到了WTW的Offer,后天的飞机去HK,下周一报到。”

哗——

所有的无措和惊惶此时如被不小心碰倒的纸牌塔散了一地。

在桌上其他人恭喜着喻文州的时候,王杰希无声地捏紧了右手。

 

3.

“麻烦您帮我们拍几张吧。”苏沐橙问路过的服务员,对方立马点头殷情地接过了手机。 

楚云秀推了把独占着半边长桌的黄少天,“你到老王那边啦,让文州到我们这边来。”

“凭什么!文州难道就不是我哥们了吗?”黄少天回了一句,但仍利索站起来和喻文州换了个位,一屁股坐到了王杰希右手边。

“你俩以后见的机会多得去了,还和我们抢吗?”苏沐橙顺手朝黄少天扔了个纸团。

服务员咳了一声,一群闹腾的人很快各自找好位置,勾肩搭背地看向手机镜头。

王杰希被叶修的胳膊压得不能动弹,他扭过脖子避开黄少天的头发,朝对面看了一眼。喻文州被两个漂亮姑娘一左一右抱住胳膊,和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差不多。

学校每年的O  week总是热火朝天,天热,新生的兴奋劲更热。王杰希和叶修给社团站岗,一早坐在亭子里把宣传册子还有准备分发的东西都准备好。过了一会儿苏沐橙和楚云秀也套上了他们社团的T恤还拽着两个年轻人一起来了。

“看我抓了皮卡丘和他的朋友回来!”苏沐橙笑嘻嘻地这样介绍到,“皮卡丘”黄少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而喻文州作为“皮卡丘的朋友”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皮卡丘的朋友向王杰希伸出手,“你好,喻文州,今天来当壮丁。”

“你好,王杰希,辛苦了。”

半天下来几个人累出了一身汗,两个姑娘本来散着头发,开场后就被人潮蒸出一头汗,问隔壁摊位的校友借了几根橡皮筋扎起了丸子头。

他们摊前来了一波波学生和家长,其中也不乏有因为不放心孩子跟着跑到国外来实地考察的家长。眼下就碰到了这么一对爷爷奶奶,磕磕绊绊重复着几句话夹杂着几个英文单词朝他们比划什么。王杰希听不懂那是什么方言,黄少天站在旁边听了几句,把后面正弯着腰拿宣传单的喻文州拽了过来。

“讲什么呢?”叶修用胳膊肘戳戳黄少天。

“潮州话,应该是和家人走散了,文州能听懂也会说一点。”

余光里喻文州听着老人对话,而后比划着回复,对面的老夫妻频频点头,不一会儿这位临时口译过来了。

“我把两位送到校门口,很快回来,能顶住吗?”喻文州朝他抱歉地笑,王杰希看了他额角的汗一眼,挥手表示放行。

等喻文州再回来的时候那人手上端着一排冰咖啡。

“犒劳战友,”当了一回活雷锋的喻文州从艳阳下钻回棚子里,先拯救了两个姑娘。“正好认识的人在门口的咖啡店,插了个队。”

“文州,你快别在那什么CSA(广东学生会)打工了,来我们这吧,包夜宵。”叶修咕噜咕噜吸着咖啡朝人喊。

“滚滚滚,你这里只有榨菜,泡面都不加午餐肉和蛋的,寒碜!”黄少天抗议。

喻文州把冰咖啡递到王杰希手上,“您这里平时都这样热闹?”

学弟明摆着看好戏,王杰希摇头,“庙小妖风大。”

“王杰希好好说话啊,”叶修在后面喊,“警告一次。” 

 

4.

寒来暑往,魏琛叶修先后毕了业,忙得脚不沾地只能偶尔碰个面。

又一年夏日,王杰希读完了Master,一群人来挤他的热闹,在他怀里塞了好几捧花。王杰希的父母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平时闹到能掀掉屋顶的人在家长面前倒都摆出一副乖乖学生的样子,喻文州替他抱了几束花,和穿着学士袍的王杰希在一旁看得好笑。

“学长,以后飞黄腾达了之后别忘记我们啊。”

“不敢,苟富贵,勿相忘。”王杰希揉了揉在无数手机镜头前笑僵的面部肌肉,“你送的礼物我都没来得及拆,在我爸妈那里呢。”

“没关系,是很符合您一本正经形象的礼物。”

“你别得意,你也要毕业的。啧,方士谦delay了半年是不是就想来挤热闹。”

现在是商学院的毕业时间,在一片蓝色海洋里穿着绿色学士服的方士谦别提朵鲜艳了,对方手里提着被丝带绑起来的毕业证书,正朝他挥手。

那晚王杰希和他父母手机上塞满了无数张笑脸,回到家他觉得身上的学士服已经被自己的汗浸透了。

那晚王杰希安顿了父母,自己坐在地毯上拆礼盒,一条条回信息说感谢。他拆开一个细长的盒子,里面躺着万宝龙莎士比亚款的钢笔,夹带着一张“愿您签起支票来毫不手软”的字条,署名喻文州。

王杰希母亲出来倒水,看到惊讶了一下,“哪个送的?”

“喻文州,那个话不多的广东靓仔。”

“这样啊......记得还礼啊杰希。”

王杰希低头思索怎么打给喻文州,但等打出来就变成了简短的谢谢两字。他承这份情,但未来还长,有的是时间,当下毋须多言。

-TBC-

我依稀能看见年内完结的一眯眯曙光(。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