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炭烧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蜜汁炭烧糊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敲上一颗星

  • 预警:很腻 

1.

清晨六点的时候微草Cafe里没什么人,第一炉面包正在烤箱里烘着,甜点已经整齐罗列在玻璃柜内的一张张花体字餐牌后,这是年轻老板兼甜点师王杰希一天之中最为清闲的时候。他可以靠在柜台上翻翻报纸,听听电台和音乐,给自己泡一杯茶,等着他的合伙人兼损友方士谦推开门,然后是在他店里打工的几个孩子。

然而最近王杰希总是看着墙上的挂钟等着指针转到六点三刻,等一个背着运动包的年轻人推开店门。

喻文州踏进门就看见王店长扎着墨绿围裙,原本正在柜台后面老神在在地翻报纸,见他来了迅速将报纸一卷塞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了。而在浇花的另一位店长方士谦拎着水壶和他打了个招呼,翻起柜台隔板回到咖啡机后了。

他的新办公室刚搬到这里不久,作为一个需要靠咖啡因和糖分来活过每个早上的打工仔,他花了两周吃遍办公室周边所有的咖啡店,最后选择扎根在这家微草。一是王杰希的店正好在健身房和办公室当中,顺路;二是两位店的手艺实在很棒,满足了他挑剔的胃。

“早啊,今天是什么?”柜台后的大小眼店长站在收银机后问。

“双份特浓美式,一个羊角包再加一个榛子甜甜圈。”喻文州递出自己的积分卡和手机给王杰希扫。

“好的请等一下。”王杰希接过积分卡敲上一颗星星章,又打量了一下对方的神色。“最近很难熬?”

“是啊,黑眼圈快挂到下巴了,改天拿副平光镜遮一下。”喻文州撇撇嘴,“每个月底都有这么几天。”

“那还真是辛苦了,祝你今天好运。”

“谢谢,您也是。”

喻文州接过咖啡和纸袋,背着包推门出去了。

门后的铃响了一下,王杰希的心也跟着重新回到地面。


“啊呀他走了,我们的小王今天和他成功讲了三句话。”方士谦从咖啡机后用探出脑袋,一种颇为可惜的口吻调侃道。

“有进步了不是吗?”

“我看你在原地踏步。”方士谦端起自己的马克杯喝了口水凉飕飕地讲,“三周,三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

王杰希对此无话可说,只好投降。

 刚开始几天王店长只是公事公办地给这位年轻人点单拿早点,反而是方士谦边做咖啡边和人家聊了几句,王杰希则在旁听的同时观察着对方。

直到第一周周五早晨,他在等烤箱的时候回想这一周店里的事,却总是走神到喻文州和方士谦谈话时的模样,计时器发出叮得一声,王杰希猛然醒悟过来,他意识到自己在回想对方细小的表情,谈话的语调时竟忍不住嘴角上扬,心情愉快。

王杰希戴上手套,将托盘上从烤箱中取出来,看着柠檬塔上的草莓和薄荷叶,闻着周围奶油的香气,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也是个俗人,一见钟情一眼万年地陷入了爱情。

第二周喻文州和两位店长都熟了起来,礼拜一早上如往常点单之后,柜台另一边的王店长递给他一张折起来的薄荷绿的硬卡纸。

“这是?”

“会员积分卡,满八送一。”王杰希指着上面微草的LOGO右下角趴成一张饼的Q版黑猫说,“我家的,友情出镜。”

喻文州笑了起来,指指黑貓超大的左眼。“Like father like son?”

“就是这样。”王杰希也跟着笑了一下,拿着星星图章嘣嘣嘣给人敲上了一溜。“补上之前的,您填下名字。”

“哦行,没问题。对了王店长,之前微信支付的时候,顺带加了你们店的关注,但是上面除了您晒的猫什么内容都没有呢,差点以为加错号了。”

王杰希正欣赏着喻文州签字,冷不伶仃被这么一问,愣了一下。

“刚弄没多久,美工姑娘最近在考试还没搭建完善,就暂时是那样了。”方士谦从背后掐了王杰希一把,“您想看新品干脆就加老王的号好了?这个人像记日记一样都发在自己朋友圈里。”

“诶这样也可以,那就加一下吧,有新品一定要通知我,我来扫。”

王杰希机械地掏出手机展开自己的二维码,看着喻文州哗哗扫码发送邀请,自己的手机页面上就蹦出了一条蓝鲸,邀请内容写的是“喻文州,一位忠实的顾客。”

“您的名字呢?一直叫王店长王店长好像不太好。”

“人杰地灵的杰,大音希声的希。”

“头像上的猫崽子就是他家的小希。”方士谦抱着手臂在旁边乐呵插嘴道,下一秒就收获了王杰希的眼刀。

当喻文州拎着当天的咖啡和蔬菜火腿Foccacia的身影离开两人视野后,方士谦一本正经的表情就崩了。

“我怎么不知道有买八送一,不是买十送一吗?!你是老板之.一.就假公济私,我要闹了!还有微信号明明是因为你懒就从来没更新过,还好有我救你,说,几顿饭?”

“谢方大人英明神武出手相救,两顿,不能再多了。”

“三顿成交,不枉我一片苦心。但是你给我交个底,什么想法?”

王杰希盯着那条蓝鲸轻轻说他是我的那杯茶,嗯,怕吓到对方,就这个想法。

方士谦反应快死了,立马将王杰希口中的“这个想法”翻译成了“想追”,大惊小怪说老王终于也坠入爱河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老父亲甚是欣慰。

“您麻溜地原地消失行吗老父亲?”王杰希无奈。“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出息呢?主动一点!”方士谦敲敲桌面,“你看他每天衬衫领带都配好颜色的,看来就很——有问题。”

“…谢您观察入微。”

“还不是帮您留心着!”

他们两个老早就认识了,从小互损到大的。方士谦自然知道王杰希可弯可直,在读书的时候也有过几段认真对待的感情。只是近几年小王同学虽然愈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但是莫名其妙与桃花绝了缘。可能是平常没表情的时候气场太冷,连甜点师的围裙和蛋糕上的糖霜樱桃都不能把他往亲和的一边拉近一点,反而是方士谦被几个人拐弯抹角询问过几次王杰希的状况。

这下从天而降出现了一条大鱼,方士谦恨不得去店门口放两串鞭炮替小王庆祝一下。

顺带一提,王老板总是滥用|职权给喻文州的纸袋里加一个星星棉花糖,有时是一个酒心樱桃或者巧克力草莓。

-TBC-

没想过我会在这里下铲子吧诶嘿~★

评论(15)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