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烧鸡腿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板烧鸡腿糊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喻】雪松 (四)

6.

喻文州在搬到王杰希家之后偶然翻出了那张不见踪影许久了的“街头卖艺证”。王杰希见他蹲在书房的柜子前许久不动,好奇地凑近,便看到一张薄薄的抬头是巴黎市政府的花体字和纹章的纸,下面则印着演出类别、签发日期、有效日期和贩卖许可。这张街头表演许可证(Busking Permit)可追溯到十几年前,艺名填写的是Pluie Bleue(法语蓝雨),显然是喻文州在巴黎音乐学院与黄少天、郑轩等几个朋友们组的那支乐团。

 

“除了在学校草坪上表演,我们还经常在周末拎着乐器满巴黎的跑,反正你能想到的那些著名景点我们都去过。冬天就比较少上街,因为裹着厚重的衣服再加上大提琴是真的行动不便。”喻文州指着上面的文字给王杰希看。

王杰希自己是没有尝试过街头演出的,但是周围的人还有学生们很多都会在空闲时间组起乐团走上街头。他也曾仔细查过申请网页,知道街头演出不像看起来那么毫无门槛。那些申请表被分门别类列在网站上,市政府还专门划分了黄金地段和时间。拿到许可证之后演出者们还需通过市政府的年检并按时缴纳年费。 

喻文州站起来,把那张证展开铺在书桌上,让王杰希看到它的全部面貌。王杰希撑在桌边,听着喻文州讲一些这支乐团的轶闻趣事。蓝雨显然在那几人身上留下了非常浓墨重彩的一笔,直到现在黄少天都会下意识称呼喻文州为队长。

 “那个时候追求的其实就是好玩,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在好奇的目光下,在他们随身携带的手机或镜头中演奏,然后收获掌声、硬币,偶尔还有鲜花。一天站下来的钱基本都花在晚餐上,结余则存在一起,谁要买松香、弦或者弓的时候就能派上用场。我们演奏很杂,电影或电视曲,古典或流行,还有一段时间痴迷过爵士。我们也学着Beatles的那张专辑封面,拍过一个四人一字排开穿越横道线的照片。那个时候我的专业仍然是大提琴,只是重心逐渐向自己认定的作曲那边倾倒,就会时不时拿自己谱的弦乐二重奏或三重奏给他们。”

 “所以你后边在街头遇到卢瀚文的时候二话不说把所有零钱扔进对方的琴盒导致自己身无分文了?”王杰希调侃道。

 “是少天告诉你的吧,准确的说是没有任何现金,周围五公里内没有ATM而手机正好没电的凄凉场景。”喻文州想到这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开始只是很惊讶这个孩子能把帕格尼尼拉得如此出色,不由自主就停了脚步,没想到后来他选了我的曲目,简直是意外之喜。在瀚文耍着花弯腰向路人致意而后神采飞扬说着谢谢的时候,我只觉得自己身体里流失了很久的一部分,大概可以说是活力,突然回来了,这才一时冲动。后来瀚文有一次心血来潮说我们可以换乐器,大家也试了…”

 “然后呢?效果怎么样?”

 “惨不忍睹。”喻文州只是一个劲的摇头,“窗外的鸟都被我们吓跑了,吴羽策当中进来了一次,我估计他是想知道是谁在那里锯木,看到是我们愣了一会儿原路一步步倒退出去了。”

 “可以想象,你们那次排练的是什么?”

 “是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第一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即《如歌的行板》,String Quartet No.1 in Dmajor Op.11, II. Andante Cantabile,油管链接可点。)

 “现在还搜得到吗?”王杰希见过那群人私下彩排的样子,是真的说来就来一点拦不住。

 喻文州看他一眼,将许可证重新卷起来。

 “放飞自我的视频早就被黄少天藏起来了,”他对着王杰希略微遗憾的神情又加了一句,“只是他不知道我这里还有一版。”

 那是校内晚会前两周的一次彩排,卢瀚文看着自己周围的学长们,突发奇想说既然都是弦乐,我们能不能试试换乐器。年轻的音乐家还特别诚恳地加了句我真的真的期待很久了。心思活络的黄少天一拍手说这个好,而喻文州对这类活动从来都是喜闻乐见甚至纵容的。他见郑轩接过卢瀚文的小提琴后抓了把头发,喊着亚历山大便干脆将琴竖在大腿上彻底自暴自弃。黄少天向他招了招手,喻文州便只能硬着头皮拿过他的琴。小提琴的四弦和大提琴的无甚不同,可他左手拇指刚搭上E弦便觉得自己持弓持琴的姿势无比别扭。卢瀚文吹了声口哨,欢快地拿起了李远的中提琴,左顾右盼后和郑轩一样把琴一竖迅速就位。于是大提琴的位置留给了黄少天,这个从小到大获得无数奖项的出色乐手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持琴了。

那是蓝雨自成立以来最混乱的一次排练,这些音乐家们深刻体会到了力不从心四个字。他们以一种庄严肃穆的神情全然投入演奏着,只是飘出的段段旋律荒腔走板好像乐器发出的恸哭与哀嚎,完全不受他们的控制。李远坐在对面,看着镜头里一个个面色凝重专注,身陷悲惨世界的好友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这是属于喻文州和他的同窗好友们的一段时光,王杰希要在许多年后才认识他们。只是他光是旁听着喻文州绘声绘色的形容,注视着对方脸上带着的微笑,便能想象出那些肆意飞扬的脸庞。而年轻的喻文州被围在正中央,和他的好友们背着乐器穿过巴黎的大街小巷。

 

-TBC-

大力吹我庙!

慢慢填坑,保持鱼速运动(。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