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烧鸡腿糊

镜湖

Call me 糊糊

与你听风声 观赏过夜星

© 板烧鸡腿糊
Powered by LOFTER

【喻文州/王杰希】Segregation

Segregation (n.)

The action or state of setting someone or something apart from others.

1.

王杰希打来电话的时候,喻文州正坐在办公室楼下的餐厅里卷着盘中的意面。他盯着手机屏幕上+61开头的一串电话号码恍惚了很久才按下接听。

叉子被他放到了一边。哪怕半年间毫无联系,喻文州仍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王杰希。上一通电话孤零零地留在了M市午夜的机场,餐厅里的合照则在黄少天苏沐橙等人的朋友圈上,他存了,却从来没再看过。

喻文州没有给过王杰希这里的号码,然而共同的朋友太多了,他一点都不奇怪只要王杰希有心就能联系到自己。

这通电话暗示的是什么,喻文州暂时不敢猜测。他怕自己一个手抖将酱料甩到衬衫上,那就不能再糟了。

“喂,怎么了?”

“喂,是我…能听见吗?”

“能听见…有急事?”

“没有。”

喻文州低头搅拌着咖啡,电话另一头王杰希似乎是迟疑了一下才继续对话。

“Easter这个假期你回G市吗?还是留在HK?”

“我不回去,怎么了?”

这次那头的人沉默了更久。

“我买了国泰的机票,转机要停20个小时,一起在HK吃个饭吧。”

喻文州愣了一下,抬头张望了一下四周,放眼望去皆是高楼,阳光被切割成一块块冰冷的不规则图形,连天空都是拥挤的。这里和M市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但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正置身于大学校园外那家经常聚餐的便宜又好吃的意大利餐厅内,等过一会儿那些熟悉的人来找到他。

可能是觉得这样没头没脑的邀请十分不妥,王杰希在他回答前匆匆加上了句“如果你有空的话。”

“…可以,没事。告诉我航班号就好。”

“好的,那到时见?”

“到时见。”

喻文州挂断电话,重新拿起叉子卷意面,一边自嘲自己因这通电话而加速的心跳仍未归位。

他继续磨着午餐,磨到一半意识到这简直是徒劳,顿时没了胃口。刚落脚时他忙着租房入职,每天早出晚归的完全没了时间概念。等置办的所需物品填满了租屋,等他不再需要拿着Google地图找公司周边餐厅,等同事们的脸名字和爱好都能对上并且能一起聚餐时,半年一眨眼就过了。而某一天,他跳下公车,看着眼前街道尽头排得密密麻麻的火柴盒——他租的房子也在其中——突然觉得无比压抑。

哪怕他周围其实有很多的人声,比如从他身后开走的叮叮车,街边各种小店食肆的吆喝张罗声,却依旧无法抵消他的负面情绪。他半年来头一次意识到自己是想家的,不只是G市,还有远在海那边的M市。

那天晚上喻文州随便找了家店坐下来,开了两瓶啤酒,对着川流不息的街道发呆。他自嘲地想自己这反射弧大概有赤道那么长。父母来看过他,坐在拥挤的租屋里聊了一会,母亲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父亲说G市也有很好的工作,你过一段时间就回来吧。

王杰希那通加起来五分钟都没有的对话激起了被他用理智尽力甩开的一部分。刚才王杰希问他的那个口气,他听过很多遍,就像是之前对方只是随口打个电话找他说M市公共交通又瘫痪罢工了,自己能不能给他一个Lift。然而现实是他们身处两地,隔着十小时的飞行距离,隔着三个小时两个季节,还有一堆不清不楚悬而未决的事。

他不知道大洋彼岸另外一头,王杰希正坐在电脑前对着国泰的订票网页填上了自己的护照信息,直接按下了确认。喻文州也不知道王杰希还开着南航的窗口,是在打电话前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王杰希之前就决定要回一次B市,可不知怎的,两点一线间的某个地方成为心中一根刺,近来反复出现在睡梦中,几乎要成为心结。

直飞B市的班机有那么多,他偏偏选了要中转的国泰,这是他选择偏离航道在那个地方短暂停留的借口,更是他播出那串号码的理由。

 

2.

喻文州准点下班匆匆赶到机场的时候,王杰希反倒早就出关了。那人潇潇洒洒只背了个双肩包等在约好的地方,看样子是把托运行李直接挂到了B市。喻文州觉得对方晒黑了点,应该是南半球夏天的毒太阳烤的。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吧。你明天中午的班机?”喻文州假装没注意到对方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直接迈开脚步带着他往机场快线的地方走。“周五的这个时候其实还没过高峰,往市中心跑的话还是不要靠地面交通了。”

“我才刚落地你就说起飞?”

王杰希想就算自己有的一共不过短短的20个小时,喻文州也不用这样争分夺秒到连多看他一眼都省了。

这句话很有效果,喻文州停住了脚步转过来望着他。

“抱歉,我以为你要赶时间。”

 

喻文州怎么看都比半年前瘦了一圈,王杰希盯着前边人着急往地铁站冲的背影,突然觉得过意不去。明明是周五,喻文州来的时候却带着副刚下班的狼狈。王杰希不是没见过喻文州西装革履的样子,只是这一次他忽然意识到之前那个会在Presentation后和朋友们欢呼然后邀他一起搓一顿的喻文州已不复存在。

仅仅半年时间,原来朝夕相处的人竟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王杰希反省自己不打招呼就上门算不算十足傲慢。

“你挑个吃饭的地方吧,这次是我唐突了。”

“哪有这种道理,我是地主当然是我请。”喻文州和他并排站在站台上笑了笑,“如果有下次的话…umm如果有下次的话,你请。”

“也好,工作怎么样?”

“挺好,周围都是讲英语的,没有什么不习惯。”

“这样啊。”

“其他时候就基本讲广东话了,除了遇到要和内地的客户沟通的时候。别看我的Manager是个光头中年大叔,广东话比我这个小时候就离家的还标准一点。”

“反正我听不出区别,只奇怪同样是广东话,黄少天怎么就能比你说快一倍。”王杰希顿了一下,“说到这个,他讹了我一顿饭,换你的手机号。”

喻文州突然转头盯住王杰希,列车远远驶来,大灯照亮了整个站台,王杰希的藏在黑暗中的半边脸晦暗不明,另半边带着他不熟悉的神色。

一种让喻文州无法猜透却能感到心痛的神色。

“我挺好的,真的,如果是客套的话就到此为止吧。”喻文州侧过身避开王杰希的视线,“你为什么…要突然来找我?”

王杰希想自己果然是认识他很久了,久到对方会忍不住单刀直入都料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翻来覆去思考了很多天,就连飞机上的十小时也没浪费,然而话到了嘴边,打好的腹稿和选过的词汇都不见了踪影。

“我一直想知道…很想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但没有理由。”

-TBC-

 @薩止 对不起今天只能挖成TBC...本来决心要跟着标题走的,结果没舍得,我会填平,爱您。

评论(5)
热度(56)